文化部的微博:第五章 拉美魔幻现实主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姐知道 时间:2020/04/01 11:53:59

第五章  拉美魔幻现实主义

一、魔幻现实主义概说

魔幻现实主义文学是20世纪拉丁美洲最重要的文学流派,在整个20世纪西方文学中也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发轫于20世纪20年代,形成于50年代,六七十年代达到了它的鼎盛阶段。至今在世界文坛上有着广泛的影响。

拉丁美洲,全称:拉丁亚美利加洲。拉丁美洲是指美国以南的美洲地区,地处北纬32°42′和南纬56°54′之间,包括墨西哥、中美洲、西印度群岛和南美洲。因长期曾沦为拉丁语组的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地,现有国家中绝大多数通行的语言属拉丁语族,故被称为拉丁美洲。

魔幻现实主义是拉丁美洲特有的后现代主义文学流派

魔幻现实主义之所以在拉丁美洲形成,和其深厚而复杂的民族文化传统有着密切联系

拉丁美洲杂居着土著印第安人、欧洲移民、印欧混血人以及被贩运来的非洲黑人,他们的生活形态十分复杂。一方面,这儿有着殖民者带来的西方科学文明的现代化生活,而同时也还存在着大量宗教迷信的封建式的,甚至是原始部落图腾崇拜式的生活模式。这些跨度极大,差异迥然的生活形态又非常和谐地混合成一体,构成了拉丁美洲的"神奇"现实。

直至今天,拉丁美洲土著印第安人还盛行神灵崇拜,相信神话传说,并习惯于用神话知识认识和解释客观世界。而且,印第安人的传统观念中认为生与死,梦幻与现实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的。比如他们坚信,一个人死了之后仍然可以在现实社会中生活。有的印第安部落到现在还保留着一年一度和死去的亲人"对话"的风俗。一个人梦中所经历的事,一定会在现实中继续进行下去。许多印第安人至今仍把梦境和现实混为一谈,等同看待…这些印第安人的古老神话传说以及传统观念像乳汁一样哺育着魔幻现实主义作家的成长。

危地马拉作家阿斯图里亚斯就认为影响他创作的是来自外祖母所讲述的印第安人神话传说。

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童年时期从外祖母那儿听到许多印第安神话传说,成年之后又专门对此进行整理和研究。

这些神话传说和传统观念如同有机营养一样被魔幻现实主义作家所吸收,成为他们创作中不可或缺的要素和风格。因此,几乎所有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作品中都出现过鬼怪、巫术、神奇人物和超自然现象,都带有印第安神话传说和土著传统观念的奇异、神秘、怪诞的色彩。

二、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主要艺术手法

1, 把现实魔幻化或者把魔幻现实化,幻想和现实,虚构与写实融为一体,难以分割。

如给马尔克斯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中概括的,把神奇而荒诞的幻想与新闻报道般的写实原则相结合是其主要艺术特征。

这种结合还不仅仅是把现实魔幻化或者把魔幻现实化,而是最终体现了一种拉丁美洲大陆所特有的观照现实的思维方式。在拉丁美洲人的眼里,现实与幻想世界不是两个世界,它们是一个不可分开的整体。

2,陌生化技巧(俄国形式主义和陌生化技巧)

陌生化是指把人们熟知的事物以一种陌生的眼光或角度重新加以观照和传达,以重新造成一种新鲜感,重新唤醒人们对这个事物的认知和体验。

“陌生化”是俄国形式主义者什克洛夫斯基的著名理论,他认为:“艺术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使人恢复对生活的感觉,就是为使人感受事物,使石头显出石头的质感。艺术的目的是要人感觉到事物,而不是仅仅知道事物。艺术的技巧就是使对象陌生,使形式变得困难,增加感觉的难度和时间长度,因为感觉过程本身就是审美目的,必须设法延长。”

3,神话化的普遍运用——对神话的大量运用

神话是受到20世纪西方现代主义作家青睐的文学形式。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中对神话的大量运用也与20世纪神话主义思潮密切相关,同时,拉丁美洲这块有着深远的神话传统的土地为魔幻现实主义作家们更普遍地运用神话提供了更充分的根源。

拉美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中对神话的大量运用与20世纪神话主义思潮相关。拉美神话传统的土壤为魔幻现实主义作家更普遍运用神话提供了更充分的资源。

三、对于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不同看法

1、艺术手法说

认为魔幻现实主义是一种艺术表现手法。是“借助某些具有神奇或魔幻色彩的事物、现象或观念,如印第安古老的传说、神话故事、奇异的自然现象、人物的超常举止、迷信观念(如相信鬼魂存在等),以及作家的想象、艺术夸张、荒诞描写等手段反映历史和现实的一种独特艺术手法。”

“在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中,作者的根本目的是试图借助魔幻来表现现实,而不是把魔幻当成现实来表现。”

2、固有的思维和艺术方式说

把魔幻与现实看成一个整体,把“魔幻”看成拉丁美洲人观察、体验以及传达世界的固有方式,同时也是拉丁美洲小说家固有的思维与艺术方式,魔幻与现实在这些小说家的创作中并不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层面,而恰恰是一个统一的世界。

瑞典文学院在给马尔克斯的颁奖词中也认为:把神奇而荒诞的幻想与新闻报道般的写实原则相结合是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的主要艺术特征。这种结合还不仅仅是把现实魔幻化或者把魔幻现实化,而是最终体现了一种拉丁美洲大陆所特有的观照现实的思维方式。在拉丁美洲人的眼里,现实与幻想世界不是两个世界,它们是一个不可分开的整体。

应该说两种看法都有道理,一方面拉丁美洲的现实及人们对于世界的理解有独特的地方,另一方面,作为特点突出的文学流派,它必定有独特的表现手法,这是一个文学作品内容和形式相互作用的问题。

(教材倾向于第二种观点)

四、代表作家作品

墨西哥作家卡洛斯·富恩特斯、胡安·鲁尔福,古巴作家卡彭铁尔,危地马拉作家阿斯图里亚斯、墨西哥作家胡安·鲁尔福、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等等(详见教材83~84)

五、加西亚·马尔克斯与《百年孤独》

(一)作者简介

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1928~)是哥伦比亚当代著名的小说家,也是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

加西亚·马尔克斯出生于哥伦比亚圣马尔塔附近的阿拉卡塔卡镇。作家自小在外祖父家长大。他从外祖父那里听到了许多关于拉丁美洲历史的故事,从外祖母那里熟悉了印第安人的古老的宗教和神话传说。这种文化氛围培养了他独特的审美意识和文学素养。

1981年,加西亚·马尔克斯发表了中篇小说《一件事先张扬的凶杀案》,作品以年青人圣地亚哥·纳赛尔无辜被杀的故事为线索,展示了一个闭塞、落后的世界,批判了哥伦比亚农村中的封建习俗。这篇作品以宏观的叙述和新闻采访式的笔调显示了自己的特色。1982年,加西亚·马尔克斯获当年诺贝尔文学奖。

他的长篇小说《百年孤独》(1967)是加西亚•马尔克斯一生最重要的代表作,也是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的经典巨著。小说出版以后受到了空前热烈的欢迎,是世界范围内最畅销的书之一,目前已被翻译成四十多种语言,印数超过一千万册以上。

《百年孤独》是"继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后最伟大的西班牙语作品"(聂鲁达语).它标志着魔幻现实主义文学进入了鼎盛时期。可以说,在创作实践和理论建树方面,马尔克斯都走在了魔幻现实主义作家队的最前列。他的创作从艺术构思到表现方法上都实现了民族性和世界性的真正统一,为人类当代文学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二)《百年孤独》内容简述

《百年孤独》描写的是布恩蒂亚创建小镇的具有开天辟地的神话色彩的经历以及马孔多小镇由盛到衰直至消亡的百年历史。

布恩蒂亚家族的第一代霍塞•阿卡蒂奥•布恩蒂亚是一个精力充沛,具有开拓精神的农民,他和表妹乌苏娜(又译乌苏拉)相爱。但双方的家长们都反对这门婚事,因为害怕他们近亲结婚会生出一只蜥蜴。这种可怕事情从前就已经出现过一次,乌苏娜的婶婶嫁给霍•阿•布恩蒂亚的叔叔,就生出个长了一条猪尾巴的男孩。但霍•阿•布恩蒂亚不退缩,说:"我可不在乎生出一个猪崽子,只要它们会说话就行。"他们结了婚。但一年以后,乌苏娜还是个处女。因为她一直害怕长辈们担心的事情会真的发生,所以每天晚上她都穿着母亲用厚帆带给她缝的,并用交叉皮带系住的"贞节裤"。半年后的一个星期天,霍•阿•布恩蒂亚的公鸡在斗鸡中战胜了同村的阿吉廖尔的公鸡,阿吉廖尔气得发疯,挑衅地喊着:"恭喜你呀!也许你的公鸡能够帮你老婆的忙。"受辱的霍•阿•布恩蒂亚在决斗中用粗大的标枪准确地击中了阿吉廖尔的咽喉,这天夜晚,当死者的亲友们守在棺材旁边伤心时,霍•阿•布恩蒂亚走进自己的卧室,用标枪对准妻子,命令她脱掉"贞节裤",并且说:"你生下蜥蜴,咱们就抚养蜥蜴。"

尽管人们把这次决斗称为光荣的决斗,但两夫妇却感到了良心的谴责。乌苏娜和霍•阿•布恩蒂亚曾经多次在夜里看见被杀死的阿吉廖尔用麻屑堵住流血的窟窿,用水洗脖子上的血迹。霍•阿•布恩蒂亚于是屈服了,决心远远离开这个村子,决不再回到这儿来了。就这样,他们翻山越岭,朝着列奥阿察相反的方向前进。有一些年轻人也带着妻子儿女跟着他们去寻找渺茫的土地。过了一年零两个月,乌苏娜在旅途中生下了第一个儿子阿卡蒂奥,他身体各部分完全没有畜牲的征状。在经过了两年多的艰难跋涉之后,他们终于在一个巨大的沼泽地里停留下来。这天夜里,霍•阿•布恩蒂亚做了一个梦,梦见这儿矗立起一座热闹的城市,并听见了一个响亮动听的名字:马孔多。于是第二天他和人们就在这里开始建起一个村庄,取名叫做马孔多。后来,乌苏娜又生下了一个儿子奥雷连诺,一个女儿阿玛兰塔。马孔多很快变成了一个热闹的市镇,开设了商店和作坊,修筑了商道。第一批阿拉伯人沿着这条商道来到了这里,他们用玻璃珠项链交换鹦鹉。霍•阿•布恩蒂亚对周围的生活入了迷,他放弃了炼金术,重新成了一个精力充沛,勤奋的事业家.他大力整顿这个市镇,短时间内就安排好全镇的劳动生活,甚至给每座房子上都安了—个音乐钟.乌苏娜则在振兴家业,她制作美妙的糖公鸡和糖鱼拿到街上卖,收入不错,二儿子奥雷连诺也进入了少年时代,在聚精会神地从事首饰工作。

一天,像奥雷连诺预言的那样,布恩蒂亚家里来了一位11岁的姑娘雷贝卡,她的帆布袋子里装着她双亲的骸骨.他们收留了她,乌苏娜费了好大的劲才使雷贝卡摆脱了喜欢用指甲挖吃泥土的嗜好,会用刀叉吃饭了.谁知此后不久,马孔多小镇的居民们患上了一种奇怪的失眠症,又渐惭地发展成健忘症,连日常生活的物品器具的名称和用途都不记得了.为了帮助人们跟健忘症作斗争,奥雷连诺发明了给每件物品贴上标签的做法.后来,那个已经死去的吉卜赛人梅尔加德斯来到了马孔多,用他带来的神奇药水治好了他们的健忘症.当马孔多全镇庆祝记忆恢复的时候,梅尔加德斯告诉老朋友霍•阿•布思蒂亚,他的确经历过死亡,但由于忍受不了孤独,所以又回到了这里.他带来的银版照相术把布恩蒂亚全家印在彩虹色的金属版上,令霍•阿•布恩蒂亚惊奇得说不出话来。

布恩蒂亚家的孩子们都长大成人了.马孔多的镇长阿•斯摩柯特和妻子有七个女儿,小女儿雷麦黛丝很中比她大出很多的奥雷连诺的心意.而雷贝卡和阿玛兰塔两人都暗地里爱上了调钢琴的意大利小伙子克列斯比.梅尔加德斯又一次死了,但他的幽灵仍在各个房间里游荡.一天,死去的阿吉廖尔也来了,霍•阿•布思蒂亚和他一直聊到天亮.不久,霍•阿•布思蒂亚精神开始恍惚起来,他想毁掉整个房子.奥雷连诺叫来20个人,把他用绳子捆在栗树干上.

奥雷连诺和雷麦黛丝在圣坛前举行了婚礼.本来这一天也是雷贝卡和克列斯比结婚的日子,但克列斯比却接到一封母亲病危的假信,回省城去了.大家怀疑这是阿妈玛塔的诡计,因为她也在暗恋着克列斯比.当她的种种阴谋都不能得逞时,她决定毒死雷贝卡.可阿玛兰塔却错把鸦片酊放到了雷麦黛丝的咖啡中,毒死了正怀有一对双胞胎的雷麦黛丝.这玛兰塔想起雷麦黛丝生前待她的好处,她感到自己罪孽深重.乌苏娜宣布为雷麦黛斯举丧,使雷贝卡和克列斯比的婚事一拖再拖.雷贝卡失去了希望,精神萎靡,又开始吃土.这时,出走多年的霍•阿卡蒂奥突然回家了.他变得异常健壮,而且阅历丰富,活泼风趣,很得女人的喜欢.雷贝卡和他发生了性关系,跟他结了婚,还生下了一个儿子阿卡蒂奥.这是布恩蒂亚家族的第三代.阿玛兰塔终于得到了克列斯比,两人准备结婚,但遭到了奥雷连诺的反对.

战争暴发了,奥雷连诺指挥着一帮年轻人出其不意地袭击了滥杀无辜的警备队,枪决了警备队上尉和四个士兵.当天夜里,他被任命为马孔多的军政长官,他现在是奥雷连诺上校了.奥雷连诺上校一生发动了32次武装起义,全都失败了.他曾经遭受过14次暗杀,73次埋伏和一次枪决,但都幸免于难.他拒绝过共和国总统授予他的荣誉勋章,他曾升任为革命军总司令,在全国广大地区拥有过生杀大权,成为政府最畏惧的人物.在不到12年的南征北战之中,他跟17个女人生过17个儿子,这些儿子都取了奥雷连诺这个名字.

奥雷连诺带领部队离开马孔多时,把这个市镇交给了霍•阿卡蒂奥的儿子小阿卡蒂奥管理.而小阿卡蒂奥却用残酷的镇压手段,使自己成了马孔多不曾有过的君.他强迫中年男子戴上红袖章,不许人们做弥撒,随便枪杀平民,强占别人土地,甚至埋葬死人他都收税,想干什么就干作么,连乌苏娜的阻止也无济于事.一天,他带人闯进镇长阿•摩斯柯特家里,把他抓到兵营并要将其枪毙.乌苏娜听说后,非常惭愧,愤怒地挥着鞭子赶到兵营,拼命抽 打小阿卡蒂奥,救出了镇长.她还把关在兵营中的戴脚镣的犯人都释放了.乌苏娜管理了马孔多,她下令取消了红袖章,恢复了做弥撒,宣布小阿卡蒂奥的所有命令无效.她虽然十分勇敢,但她心中却在悲叹自己的命运,感到非常孤独.她去找被忘记在栗树下的丈夫,向他倾诉内心的悲苦.但这时的霍•阿•布恩蒂奥已经失去了跟现实生活的一切联系,完全像一死人了.二月底,马孔多发生了枪战和白刃战,自由党人失败,小阿卡蒂奥投降,被保守党枪毙了.他留下了一个女儿雷麦黛丝,一对孪生子霍•阿卡蒂奥第二和奥雷连诺第二.阿玛兰塔自愿照顾这几个孩子.

五月里,战争结束了.奥雷连诺被政府以叛乱罪逮捕,判处了死刑.他要求在马孔多执行.正当行刑队举枪射击的一刹那,他的哥哥霍•阿卡蒂奥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营救了他.但只过了一年,霍•阿卡蒂奥就莫名其妙地死于手枪之下.他的血从门下溢出,穿着客厅,爬上街沿,在大街上奔驰,—直流到乌苏娜家的厨房里.他的母亲乌苏娜顺着血迹,终于找到了大儿子的尸首.霍•阿卡蒂奥一死,雷贝卡就把自己锁在屋里,与世隔绝了.一天,正在外地的奥雷连诺派专人送信给乌苏娜:"当心,爸爸快要死啦."乌苏娜相信他的预感,果然,两个星期了之后,霍•阿•布思蒂亚真的去世了.这一夜,天上下起了黄花雨,整整一夜,黄色的花朵像无声的暴雨,在马孔多镇上空飘落,第二天早上,地上仿佛铺了一层密实的地毯.

阿玛兰塔在婚事上一直不顺利.克列斯比由于忍受不了长期精神折磨而自杀,她又拒绝了奥雷连诺的好朋友马克斯上校的求婚.这个容颜巳衰的半老女人,和自已的侄儿,奥雷连诺的儿子奥雷连诺•霍塞发生了乱伦的关系,并且把他当成治疗自己的孤独病的临时药剂,赤身露体地和他一块儿睡觉,经常处于一种无法止息的兴奋状态.由于害怕乱伦的报应,更怕生下长猪尾巴的后代,阿玛兰塔终于坚决中止了与奥雷连诺•霍塞的淫乱关系.奥雷连诺•霍塞不久死于政府军的枪下.

当奥雷连诺上校终于迷上了晚年的宁静生活,重新在作坊里制造小金鱼时,马孔多又像神话一样繁荣起来.布恩蒂亚家族第四代子孙成了中心人物.霍•阿卡蒂奥第二和奥雷连诺第二共同占有着一个女人佩特拉•柯特.这对孪生子身上集中了家族的一切缺点而没有一点美德.从奥雷连诺第二当家以来,几年中,他们凭着家畜家禽神奇的繁殖能力富裕起来了,而这全靠他的情妇佩特拉•柯特的爱情所具有一种激发动物繁殖的功能.奥雷连诺第二后来迷上了梅尔加德斯留下的羊皮纸手稿,努力破译其中的秘密,但一直没能成功.一天,再次出现的梅尔加得斯告诉他:"在手稿满100年以前,谁也不该知道上面写些什么."奥雷连诺第二的妹妹"俏姑娘"雷麦熏丝姿色出众,狂欢节时她当选为节日女王.但狂欢节当天却发生了抢战和混乱,奥雷连诺第二救出了妹妹,同时又把美丽的冒牌女王菲兰达带回家来,和她结了婚.菲兰达给奥雷连诺第二生了一个儿子霍•阿卡蒂奥,又生了一个女儿雷纳塔•雷麦黛丝(梅梅).这是布恩蒂亚家的第五代.

自从马孔多通了火车之后,居民们被许多奇异的发明弄得眼花缭乱,电灯,电机,电影,留声机,简直使他们来不及表示惊讶.有一个叫赫伯特的先生带领一帮官员访问了市镇郊区,后来人们听说,外国佬打算在这片土地上种植香蕉.香蕉公司出现之后,专横傲慢的外国人代替了地方官吏,手执大砍刀的雇佣刽子手取代了以前的警察.他们随便杀死平民,激怒了老奥雷连诺上校,他在人群中大声叫嚷,要武装他的孩子们去除掉这些坏透了的外国佬。一个星期以后,他的17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们全部遭到了歹徒的暗杀,最后只剩了最大的一个.奥雷连诺满腔愤怒,希望人们能帮助他发动战争,推翻外国侵略者支持的腐败政府,但他过去的同僚和朋友都避而不见.霍•阿卡蒂奥第二组织了香蕉公司的工人罢工,大罢工爆发后,遭到了政府的残酷镇压,士兵们用机枪从两边向人群扫射,大约有三千人被打死.

这段时间,布恩蒂亚家里也发生了许多事."俏姑娘"雷麦黛丝在三月的一天下午,抓住一条床单随风凌空升起,永远消失在上层空间.阿玛兰塔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给自己缝制尸衣,因为死神几年前就预告了她的死期将近.接着阿玛兰塔也猝然死亡了.梅梅(雷纳塔)被母亲菲兰达送进修道院,最后在那里死去.乌苏娜这时已经过了百岁,眼睛虽然瞎了,却仍然怀着力用恢复一切的狂热愿望.但她太老了.终于在不小于1l5岁,不大于122岁时离开了人世.这一年年底,雷贝卡也去世了.不久,霍•阿卡蒂奥第二和奥雷连诺第二也相继病故,一对孪生兄弟的尸体放在两个同样的棺材里.紧接着,菲兰达盖着那件银鼠皮袍直挺挺躺在床上也死了.她的大儿子,神学院学生霍•阿卡蒂奥也被人淹死在浴池里.

布恩蒂亚家的第六代子孙小奥雷连诺•布恩蒂亚是梅梅的儿子。他把那批羊皮书手稿逐渐全部翻译出来,但上面的意思他仍然弄不明白。这时,在外面上学的阿玛兰塔•乌苏娜领着丈夫加斯东回到了马孔多。她像乌苏娜一样的活泼,纤小,难以驾驭。又像俏姑娘雷麦黛丝那样漂亮、诱人。奥雷连诺•布恩蒂亚狂热地爱上了她,也就是说,爱上了自己的姨妈.他们两人沉浸在一种失去理智的,戕害身心的情欲之中.不久,阿玛兰塔•乌苏娜生下了一个健壮的男孩,这个孩子长着一样别人没有的东西——一条猪尾巴。阿玛兰塔•乌苏娜因失血过多而去世,奥雷连诺•布恩蒂亚的心枯萎了.一天,他外出回家之后发现婴儿已经不在摇篮里,只看到一块皱巴巴的被咬烂的皮肤,从四面八方聚集拢来的一群蚂蚁正把它往自己的洞里尽力拖去——这就是他的儿子。在这一瞬间,他终于破译了梅尔加德斯的奥秘.羊皮手稿卷首上有一句题词:"这个家族的第—个将被绑在树上,家族的最后一个人将被蚂蚁吃掉。"这个预言跟布恩蒂亚家族的兴衰完全相符.按照羊皮书手稿的预言,就在奥雷连诺•布思蒂亚破译手稿的最后一刻间,马孔多这个镜子似的城镇,被飓风从地面一扫而光.遭受百年孤独的家族,注定不会在大地上第二次出现了.

(三)孤独的主题

马尔克斯从整个拉丁美洲的地缘政治学的立场出发来思考孤独的主题。马孔多是一个封闭的殖民地国家和地域的象征。帝国主义的入侵和掠夺,不仅没有给它带来现代文明,反而最终使之走向毁灭。但这种结局对拉丁美洲大陆的政治生命产生着一种政治警示的作用。对孤独与死亡的抗争构成了小说的真正的意图。

小说在对布恩蒂亚家族众多人物形象的刻画中,着力表现了他们身上共同具有的特征,这就是马孔多人的孤独感。

从第一代霍•阿•布恩蒂亚到第六代奥雷连诺•布恩蒂亚,每个人都各自生活在自己营造的孤独之中,而且努力保持着这种孤独。

第一代霍•阿•布恩蒂亚和表妹结婚以后就遭受到孤独的折磨。他由于害怕生下长猪尾巴的后代而不敢和妻子同房,杀死嘲笑者以后又受到鬼魂的困扰,不得不远走他乡。晚年,他精神恍惚,疯疯癫癫,最后被绑在栗树上孤独地死去。

第二代奥雷连诺上校年轻时身经百战,却不知为谁卖命。退休后他把自己反锁在屋里制作小金鱼,做好化掉,化掉再做,"连内心也上了门闩"。

第三代中的阿玛兰塔阴险地破坏别人的幸福,又冷酷地拒绝自己的求婚者。她整天为自己织着尸衣,孤独地等待着死神的召唤。

第四代中俏姑娘雷麦黛丝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每天都在浴室里冲洗身子,几小时几小时地打发时间。最后她抓住一条被单飞上了天空……

这种孤独的恶习在布恩蒂亚家族中代代相传,周而复始,恶性循环。它制造了愚昧、落后、保守、僵化的现状。它在亲人之间筑起了无形的墙,使人离群索居、与世隔绝、不思进取、停滞倒退。

这种孤独的本质是人们因为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而产生的绝望、冷漠和疏远感。它是家族衰败、民族落后、国家灭亡的根源。小说描写布恩蒂亚家族连同马孔多小镇被飓风刮走,深刻揭示了由孤独所产生的社会悲剧的必然。

总之,小说深刻地揭示了拉丁美洲近百年来的"孤独"现实和造成这种状况的深刻的历史、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原因,是一部当代拉丁美洲的百科全书。

* 如何理解《百年孤独》中的“孤独”主题?

——马尔克斯是从整个拉丁美洲的地缘政治学的立场出发来思考孤独的主题。他反思的是整个拉丁美洲,他的诺贝尔受奖词的题目《拉丁美洲的孤独》也印证了这一点。

无论是拉丁美洲的视野,还是“百年”的时间尺度,都升华了孤独的主题:这不是某一个人的孤独,也不是一个家族的孤独,甚至也不仅是马尔克斯的祖国哥伦比亚的孤独。“拉丁美洲”以及“百年”的字眼使孤独的主题最终与整个拉丁美洲的广袤的大陆以及一个世纪的漫长历史联系在一起。

马孔多是一个落后、封闭的殖民地国家和地域的象征。帝国主义的入侵和掠夺,不仅没有为马孔多带来现代文明,反而最终使之走向毁灭。但这种结局却对拉丁美洲大陆的政治生命产生着一种政治警示的作用。对孤独与死亡的抗争由此构成了小说的真正的意图。

* 如何理解“《百年孤独》不是描写马孔多的书,而是表现孤独的书”?

——《百年孤独》是一部具有象征性的作品。它以马孔多象征整个拉丁美洲,马孔多的兴衰史就是拉丁美洲的兴衰史,拉丁美洲至今也不是一个发达的地区,作家认为其根本原因是它脱离世界文明,这就是作家所说的“孤独”。如果说作家只写了一个真实的村子马孔多的兴衰,其意义不可能很大,也不足以使作家获诺贝尔奖。

(四)《百年孤独》的艺术成就

《百年孤独》作为一部魔幻现实主义的经典作品,在艺术上取得了举世公认的巨大成就.这主要体现在"魔幻'手法的运用上,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魔幻现实主义技巧的集大成之作

《百年孤独》集中了魔幻现实主义各种艺术手段。例如:

1)把现实魔幻化或把魔幻现实化,虚构与写实,幻想与现实融为一体,难以分割

《百年孤独》在小说结构中贯穿着一条明显的线索,这就是布恩蒂亚家族始终对近亲结婚会生出长"猪尾巴"孩子怀有的深深恐惧。这种恐惧作为小说的内在精神线索,一直贯穿于作品全篇情节之中,从布恩蒂亚家族第一代霍•阿•布恩蒂亚和表妹乌苏娜结婚开始,这种恐惧就如同笼罩在心头的阴霾挥之不去,并且一代一代地影响着他们的行为。小说从布恩蒂亚家族前一代生下长"猪尾巴"孩子的传说,到这个家族第六代终于生下一个长"猪尾巴"的第七代的现实,实现了小说结构上的完整。

另外,梅尔加德斯的"羊皮书"手稿在小说结构中也起着重要的作用."羊皮书"用神秘的文字记录下了布恩蒂亚家族的兴衰历史,指示着它未来的命运.布恩蒂亚家族每一代都有人在努力破译手稿中的神秘含义,但都没有结果.直到第六代子孙奥雷连诺•布恩蒂亚看见自己的长了"猪尾巴"的儿子被蚂蚁吃掉的一瞬间,才猛然领悟了"羊皮书"手稿中的含义."羊皮书"在作品中也起着一种结构全篇的线索作用,它和布恩蒂亚家族的"恐俱"这条线索—暗一明,一虚一实,相互印证,遥相呼应,体现出小说艺术构思上的魔幻性.

《百年孤独》最重要的艺术特征莫过于小说情节的魔幻性。作品中许多故事情节神奇怪诞,奇妙无比,令人叹为观止.比如关于吉卜赛人梅尔加德斯神奇故事,是小说的重要情节.梅尔加德斯给布恩蒂亚家带来了启蒙知识,后来他病死在新加坡,尸体抛入了爪哇附近的大海.但过了不久,他又回到了马孔多,治好了全镇人的健忘症.他告诉霍•阿•布恩蒂亚,他确实已经死了,但由于忍受不了死亡的孤独,所以才回来.这就是说,梅尔加德斯是一个鬼魂.不久,他又一次死了,这回是淹死在河里.布思蒂亚家埋葬了他,但他的幽灵仍然一直在布恩蒂亚家各间房子里游荡,给这个家族留下了那本神秘的羊皮书手稿。

又比如,奥雷连诺上校从小就有一种奇异的直觉和预感,他三岁时,有一次他就预言过桌上的汤锅将要掉到地上,令母亲乌苏娜惊奇不已.他后来不断地预言家中将要发生的事情,像雷贝卡的到来,他自己将在马孔多获救,以及父亲霍•阿•布恩蒂亚即将死亡等等,不难看出,这些充满"魔幻"的故事情节,鲜明地带有着拉丁美洲本土传统文化和意识观念的特点。

又比如,小说中描写霍•阿卡蒂奥被枪杀后,他的鲜血从门下溢出,竟然穿过客厅,流到街上,在土耳其人大街上奔驰。然后左一拐,右一拐,径直奔向他母亲乌苏娜的房子。

又比如写奥雷连诺第二当家以后,他家的牲畜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控制不住地神奇地繁殖起来,这全靠着他的情妇佩特娜•柯特的爱情所具有的激发动物繁殖的功能。

2)陌生化的技巧

如《百年孤独》中关于马孔多的第一代创始人布恩蒂亚带领孩子们见识他们从未见过的冰块的描写,就是马尔克斯笔下的一个堪称神奇的细节。它使冰块显示出了奇特的光芒,使读者也有一种神奇之感。读者正是借助小说中人物的眼光在重新打量冰块,从而使冰块产生了一种陌生化的效果。

3)神话化

神话是受到20世纪西方现代主义作家青睐的文学形式。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更是神话传说的集大成。

2、对神话传说世界的再现

加拿大文学理论家弗莱总结的几种神话原型:天堂神话,原罪与堕落神话,出埃及记神话,田园牧歌神话,启示录神话等在《百年孤独》中都得到了印证。

研究者们认为,《百年孤独》模仿了《圣经》中从“创世纪”和“伊甸园”一直到“启示录”的所有核心情节。小说中的第一代领导人布恩蒂亚离开故乡去寻找新的乐园就酷似摩西带领犹太人“出埃及”。小镇马孔多的建立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创世神话,也是一个伊甸园的田园牧歌神话。而最终马孔多的堕落及毁灭则是原罪和堕落神话的体现,也可以看成是一个末日神话,一种启示录。此外,马尔克斯还吸纳了世界上众多的神话和传说。如第一代布恩蒂亚杀了人之后受鬼魂纠缠就是取材于印第安传说。

3、独具匠心的小说叙事结构

小说的第一句就非同凡响:“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这一句奠定了小说总体时间框架的基础。它不仅仅是为了展现“参观冰块”的一个小说的初始情节,而且在一句话中包含了时间的三个向度:过去、现在与未来。小说的叙事者不是像一般回忆性小说那样站在全部故事的终点去回溯已经发生的情节,而是选择了一个不确定的“现在”,既能回溯过去,又能预叙未来,从而囊括了小说的三个时空。这种具有“三维”特征的叙述时空的设置,有助于小说凸显百年孤独的主题,也有助于表现布恩蒂亚家族乃至整个拉丁美洲的历史沧桑。

马尔克斯认为,时间在拉丁美洲是静止的,是在一个封闭的时间圈里循环的。“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这其实是给全书定下了一个基调,即叙述的口吻是站在某一个时间不明确"现在",去讲述"多年之后"的一个"将来"。然后又从这个"将来"回顾到"那久远的一天"的"过去"。一句话里包含了现在、将来和过去,形成了一个时间性的圆圈。也就是说,马尔克斯往往写已经发生的事,或已经被预见的事物,但他让它们走着命运注定的路,绕了—圈,往往又回到了原处。不仅如此,就是作品中人物的相似名字,人物的相似活动乃至不同时代人物的相似命运,都表明着时间的封闭性和停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