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头冷饮的做法大全:【佳片U约】低俗小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姐知道 时间:2020/03/30 12:31:53
雨中笠翁图书馆更多精彩请您欣赏

美国电影:《低俗小说》
[影片海报]


[热诚推荐]
本片由“文森特和马沙的妻子”、“金表”、“邦妮的处境”三个故事以及影片首尾的序幕和尾声五个部分组成,看似故事独立,却又互相连贯。
这是一部颠覆了传统影片叙事模式的里程碑式作品。在《低俗小说》诞生后的这十年时间里,这部具有拼贴与游戏双重风格的杰作成为了影视学院电影赏析课的必读篇目,白领影迷显示格调的高雅谈资,后现代主义艺术家玩弄叙事技巧的经典范例。而昆廷.特拉蒂诺本人也因此被冠以“后现代主义电影大师”的称号。如果你还不认识昆廷是谁,那么最好仔细看看影片中穿着睡衣上场,饰演害怕老婆的老实人Jimmie,他就是昆廷亲自上阵扮演的。
十年后我们依然要纪念这部作品,这不仅是因为它对剧作结构的颠覆和创新,还因为暴力美学这一昆廷作品不可动摇的主题,以及它对七十年代文化的复古和对底层世界的描述。机智幽默的对话和出神入化的表演也同样是《低俗小说》取得巨大成功的必要条件。塞缪尔.杰克逊扮演的朱尔斯就堪称电影史上的经典人物。也正是由于在《低俗小说》中的精湛表演,约翰.屈伏塔和布鲁斯.威利斯这两位“过气”的明星才重新大放异彩,再次成为好莱坞的一线影星。1994年,这个影片还战胜了《肖申克的救赎》《阿甘正传》《红色》等多部名家力作,在嘎纳电影节上夺走了金棕榈大奖,成为那一年备受争议的电影话题。
[影片简介]
《低俗小说》由“文森特和马沙的妻子”、“金表”、“邦妮的处境”三个故事以及影片首尾的序幕和尾声五个部分组成。
盗贼“小南瓜”和“小兔子”是一对情侣,他们在早餐时突发奇想决定打劫正在就餐的餐馆和里面的众多顾客,并立即拔枪开始行动。
马沙·华莱士是在洛杉矶只手遮天的黑社会大哥,最近以布莱特为首的几个年轻人侵吞了他一只装满黄金的皮箱,于是派手下朱尔斯和文森特去夺回这只箱子。清晨,朱尔斯和文森特到达目的地并闯进了那几个人的房间,正在吃早饭的三个年轻人都十分惊恐。文森特找到箱子后,朱尔斯就杀死了除内线马文以外的两个青年,象往常一样,在杀人之前,他背诵了一段钟爱的《圣经》。
一、文森特和马沙的妻子
在一间僻静的酒吧里,马沙正在和拳击手布奇谈话,要求他在下一场拳赛里故意输给对手,这样他就能得到一笔不薄的收入。在布奇拿钱离去的同时,完成任务的朱尔斯和文森特带着皮箱回来向马沙交差。由于有事要外出,马沙又给了文森特一个新的任务,让他陪自己的妻子蜜娅一个晚上。
离开马沙后,有毒瘾的文森特到毒贩兰斯那里买了一包海洛因。晚上,他从马沙家里接走蜜娅,两人去共进晚餐。晚餐后,蜜娅和文森特通过默契的配合,夺得了一次跳舞比赛的冠军,从而满意而归。
在文森特去厕所的时候,蜜娅无意中在文森特的外衣里找到那包海洛因,便吸食起来。从厕所出来后,文森特发现吸毒过量的蜜娅已经昏死过去。惊恐万分的文森特驾车把垂死的蜜娅带到毒贩兰斯的家里,经过一番手忙脚乱的抢救后,蜜娅终于苏醒过来。把蜜娅安全送回家后,文森特才松了口气。
二、金表
拳击手布奇有一块祖传的金表,也是他死于越战的父亲留给他的遗物,所以他对这块金表格外珍惜。
为了从博彩中得到更大的一笔收入,布奇违背了他对马沙许下的诺言。在拳赛中他将对手活活打死后,迅速地逃离了现场。马沙闻讯后大怒,发誓一定要将布奇干掉。此时,布奇顺利地回到事先定好的汽车旅馆里,第二天一早他就可以和女友菲比一起远走高飞了。
但第二天早上布奇发现菲比竟然在慌乱中忘记带上那块金表,于是他只好冒险去回家取表。在自己家里,布奇杀死了蹲守的文森特,取回了金表。在回来的路上,文森特竟然遇到了马沙。追杀中,他们都跌跌撞撞地闯进一家杂货店内。而该店的老板梅纳德将两人击昏并捆绑起来。梅纳德叫来一个同伙撒德,两人都是同性恋变态狂,他们把马沙带到一间暗室内强暴。布奇乘机挣开绳索逃走,但又决定回去搭救马沙。于是他用刀劈死了梅纳德,挣脱了的马沙则开枪把撒德打成重伤。最后在布奇为他保密的前提下,马沙冰释前嫌放过了布奇。
三、邦妮的处境
在朱尔斯和文森特开枪打死布莱特时,厕所里还躲着一个他的同党。这个人突然冲出来向朱尔斯和文森特开枪,但十分不幸的是,他一枪都没能打中目标。在结果这个倒霉的小子之后,朱尔斯认为此次的幸免于难不但是上帝的“神迹”,对他更是一道神谕,所以他决定从此退出黑帮洗手不干。文森特却对此不以为然。随后,他们俩带上马文一起离开去向马沙交差。
在路上,文森特不慎走火打死了坐在后排的马文,弄得车内血肉横飞,一塌糊涂。为了避免被警察发现,他们只好到住在附近的朋友吉米家寻求帮助。可“惧内”的吉米告诉他们这样一个事实,他妻子邦妮再过一个多小时就要下班回家,如果她看到这个情景,一定会愤怒地向他提出离婚的。朱尔斯只好向马沙求助。不一会儿,由马沙派来的“狼”先生就赶到吉米家中。在精明干练的“狼”先生的指挥下,朱尔斯和文森特迅速清洗了汽车,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在邦妮回家前妥善地处理了问题。
告别“狼”先生后,朱尔斯和文森特到一家小餐馆里吃早饭。在谈起早上的“神迹”时,朱尔斯打算放弃杀手的生活,准备象苦行僧一样去追求真理而四处流浪。在文森特上厕所的时候,独自一人的朱尔斯在餐馆里赶上了影片开头展现的那场抢劫。朱尔斯把钱包交给了“小南瓜”,但“小南瓜”更关心朱尔斯身边的皮箱。在打开皮箱的一瞬,朱尔斯制服了“小南瓜”,并稳定住了大惊失色的“小兔子”和刚从厕所出来的文森特。朱尔斯又背诵了一遍那段熟悉的《圣经》,不过这次并没有杀人,而是向众人讲述了自己从中悟出的哲理,最后放走了这对盗贼,自己也和文森特一起离开。
[基本信息]
中文片名/ b7 x9 T' }6 y- W/ i. A  o
低俗小说
英文片名6 N0 D) t/ u+ o4 W
Pulp Fiction& O7 Z1 \$ Z- y+ G1 o& q
更多中文片名) m% g! ^/ k% X+ Y' s# f
黑色追缉令: S7 _1 o. x, u- H
危险人物5 n9 f& k; F' M% \
影片类型
剧情 / 犯罪% B0 Z1 N$ \' j
片长
154 min / USA:168 min (special edition)
国家/地区9 v2 T# U' S% c. L; @" z3 m
美国& g, T/ K0 ^4 g& d. u
对白语言! u( b  R8 X  c2 \+ y5 H! Y
英语 西班牙语
1 s4 S( b+ R7 A- i
色彩% {2 S0 n$ p0 V. w3 ~
彩色
混音
杜比数码环绕声
票房成绩$ G8 z; o1 w! L+ p: ~1 m) ^% {+ c4 }) C
全美首映票房:$9,311,882.00 (单位:美元) & ^( Y8 z) A" h; o- f
全美累计票房:$107,928,762.00 (单位:美元) - e1 w3 `' J1 [5 `
海外累计票房:$106,000,000.00 (单位:美元)
制作成本2 Z: w( l2 i2 ]0 V& r
8,000,000 (estimated)
版权所有9 z; ], ~! M; n6 R
(1994) Miramax Film Corporation/ M# j% A3 r% f8 Y
拍摄日期
1993年9月 - 1993年11月6 }' i/ W) ~! k; m: N. t
演职员表1 X: T* V  j. E: ^& f0 w) P
导演
昆汀?塔伦蒂诺 Quentin Tarantino4 ?8 G( K& k) n8 Z
编剧3 R7 n5 x, d- ]5 F
罗杰?阿夫瑞 Roger Avary .....(stories)
昆汀?塔伦蒂诺 Quentin Tarantino .....(stories) &/(written by)0 {, }% n  W( n. A. W7 M  \8 B$ D* O: B
演员
布鲁斯?威利斯 Bruce Willis .....Butch Coolidge  L: f- d* |: F' ~1 a9 o$ l" M) J
乌玛?瑟曼 Uma Thurman .....Mia Wallace% r9 W  r. I. M9 @
约翰?特拉沃塔 John Travolta .....Vincent Vega
塞缪尔?杰克逊 Samuel L. Jackson .....Jules Winnfield+ i$ ]2 W$ C9 s& H+ G# J: p( B" K& q
蒂姆?罗斯 Tim Roth .....Pumpkin (Ringo)4 O' y  |- h  z0 l& S1 P' Q* F9 Q
阿曼达?普拉莫 Amanda Plummer .....Honey Bunny (Yolanda)( o( A0 r" g( Q* q7 W
文?瑞姆斯 Ving Rhames .....Marsellus Wallace
玛丽亚?德?梅黛洛 Maria de Medeiros .....Fabienne* Y" z  O" ^  G/ q2 J4 @, h5 z
罗姗娜?阿奎特 Rosanna Arquette .....Jody
杜恩?惠特克 Duane Whitaker .....Maynard4 L2 v; f7 K' K$ J! D6 n
艾瑞克?斯托罗兹 Eric Stoltz .....Lance7 I/ F" T5 u0 y
弗兰克?威利 Frank Whaley .....Brett
史蒂夫?布西密 Steve Buscemi .....Buddy Holly+ L6 K# g$ Q1 d+ B
约瑟夫?佩拉图 Joseph Pilato .....Dean Martin
克里斯托弗?沃肯 Christopher Walken .....Captain Koons# x7 M& J- v6 C
亚历克西斯?阿奎特 Alexis Arquette .....Man #47 k1 J0 s2 t# _: @5 B7 ^; W  [
昆汀?塔伦蒂诺 Quentin Tarantino .....Jimmie Dimmick1 P' F; s6 X1 b- }
哈维?凯特尔 Harvey Keitel .....Winston 'The Wolf' Wolfe7 F' X* q* `4 v8 R2 q
劳伦斯?班德 Lawrence Bender .....Long Hair Yuppy Scum" W* `7 B' b9 o9 w! g9 r
菲尔?拉马 Phil LaMarr .....Marvin' m8 A! ]6 Y  ~6 }- D
彼得?格林纳 Peter Greene .....Zed4 O. _; l7 B: o5 @8 M$ t5 n' g+ K
布拉德?帕克 Brad Parker .....Jerry Lewis(
朱丽亚?斯维尼 Julia Sweeney .....Raquel
Laura Lovelace .....Waitress
迈克尔?吉尔顿 Michael Gilden .....Phillip Morris Page-
[精彩影评]
1.《低俗小说》好在哪里?
低俗小说》已经成为了一种标志,但凡说自己喜欢看电影的人,《低俗小说》是不能没看过的。但凡看了的人,《低俗小说》也是不能不说好的。但是《低俗小说》到底好在哪里?很多人都用一句“环状结构”或者“多角度”带过,然后大谈电影对白如何如何引人入胜。
《低俗小说》究竟好在哪里?确实好在其“环状结构”和“多角度”上,但什么才是“环状结构”和“多角度”以及这两者到底妙处何在呢?
所谓“环状结构”可能相对比较容易理解,就是影片中各个段落的不分首尾,互补结构,开头和结尾相连等等。这样的结构,在本部电影中,被导演用来暗示暴力故事的周而复始,不断出现。也就是说在现实中类似影片中的情节总在发生,永不停歇。
所谓的“多角度”,除了是以不同角度来观察同一事件外,更多的是展现不同环境和状态下,人的角色的改变。在这一点上,塔伦蒂诺的观点更像是电影界的雅克·德里达(解构主义哲学大师)。
据几个例子:在“香艳故事”中作为男主角的文森,相对于米亚(乌玛·瑟曼)在故事中的形象是保护者,可以说是相当正面的角色。但是到了“拳击手的故事”中,文森变成了一个只露了一面就被射杀的无名之辈。如果割裂开来看这两个故事的话,文森的角色毫无疑问在两个故事中大相径庭。
再比如:朱利斯(萨缪尔·杰克逊),在与文森一起射杀公寓中的人时,毫无疑问其形象是一个“杀手”,但是在影片的后面,邦尼和南瓜头抢劫餐馆时,很明显朱利斯的形象已经不再是“杀手”而是一种拯救者的形象。
这样的“多角度”无疑是在告诉我们,在一起事件中的每个参与者,都有其自己参与到该事件中一系列原因和自身的状态,而处于不同时间和状态中的同一个人,其角色也是大相径庭的。
影片的对白和表演固然也很精彩,但我个人认为,结构上的巧妙和深意,才是《低俗小说》的精彩之所在。
2.写给一部自我申明低俗的电影
电《低俗小说》(我觉得这名字比什么“黑色追辑令”好得多)是我近8年来一再重看的片子,从录像带到VCD再到DVD,画质也许有所改进,情节也熟得不能再熟,却每次都有感动。QUENTIN TARANTINO的电影我不知道算是哪一类,应该不是主流的好莱坞,这一部的冲击力带动了对他此前此后的系列产品的追捧,至于到底其中高低上下,只有看过的个人决定了。TARANTINO这部影片的窜红,让JOHN TRAVOLTA这种没大脑的家伙咸鱼翻生,SAMUEL JACKSON和UMA THURMAN一炮而红,而他本人的走红,又间接地带动起吴宇森、徐克、周润发等等一系列香港影人的进军好莱坞。这些我就不想多说了。
这是一部把镜头压低跟踪小人物的影片,写的都是市井里的琐事,也许有点刺激,但在主流电影里绝不会用那么长的篇幅来写这么简单的故事,而且把BRUCE WILLIS这样的如日中天的红星拉来当配角用,这不浪费吗!但是TARANTINO有他自己的主意,他要用这个电影解释一个“酷”字。这个字是这样写的,故事平淡着就到了血淋淋的暴力,你们不是要刺激要见血吗,弄个真的看看;情节的变化是看惯主流文化的我们预见不到的,因为就像现实生活一样,太多的因素影响着故事的运行;每个人都有,都要坚持自己的性格—其实谁是主角真的很难说,也许只是TRAVOLTA出现的时间多而被任命为主角—所以诸多彼此相异的个性在推动着故事的进行,而不完全是情节;叙事的次序:每个人都会同意,低俗小说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此,也影响了后来其它影片的结构,这是几个独立的故事,当然有先后,但是被打乱了重新排过,在接近尾声之前,我们都会觉得TARANTINO不过是虚张声势地利用次序变化耍个花枪。
个性,太多的个性
文森特/JOHN TRAVOLTA:阴阳怪气、性格不稳定的枪手,像是为TRAVOLTA度身定做的,他此后在其它影片里的身份就是这样:贴近这样的,成功,否则铁定完蛋。和MIA/UMA THURMAN的跳舞一段,当然是为了唤醒观众对他曾经是飙风舞男的回忆;和SAMUEL JACKSON演的JULES相比,文森特就像传统故事里面对正面人物的陪衬,所以当他一从卫生间里走出,就被WILLIS用他自己的微声冲锋枪很窝囊地打死,实在是应该,没人会为主角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而遗憾。(有趣的是,他在这部影片里一共表演过两次去厕所拉屎,每次出来都碰上点儿事儿) 他去荷兰避风了一阵子,所以对毒品文化有了欧洲式的认识,好象比纯老美的更斯文和艺术些,就像他的名字总让我觉得像是后来改的,为的是和梵高挂上点关系。他和JULES讲欧洲人给汉堡包改名字的那段我特喜欢,两个大老爷们儿在去杀人的路上,像两个老土似的讨论起一桩桩鸡毛蒜皮事,认真地要命。
狼先生/HARVEY KEITEL:我猜他得到这个角色是因为TARANTINO本人太喜欢他的那种酷劲儿,专门设给他的(我猜对了!)。他穿着晚会礼服,有条不紊地处理打花了脑袋的尸首和喷了脑浆的汽车,尽管通宵没睡,精神头儿不足,但是帅劲儿一点没减。他不会跟文森特、JULES这样的老粗动气,无论Jimmie奉上的咖啡怎么样,他都会客气地致谢。他是绅士,也是冷血的专业人士,所有人都尊敬他。完事后乘跑车一溜烟地离去,文森特和JULES面面相觑,肯定想说世界就是不平等的!
拳击手/BRUCE WILLIS:这个角色也必然是WILLIS的,十分符合他在成名作DIE HARD里面的路数:倔强、狂放不羁,内心柔软的小人物。鉴于大家都对他的这种出场非常习惯,这儿也不说了。
JULES/SAMUEL JACKSON:这是本片真正最重要的角色,这个角色因为SAMUEL的出演而精彩,他本人也因此一炮而红—但我个人以为,他此后在其它影片里的人物就再难见到这个JULES一样的个性化。他在每次杀人前念的那段经,如果换个人,怕就没有这么有力量,这段经的意义在于我们可以透视JULES的愤怒,发现他的内心。
黑社会老大Marsellus Wallace:他的酷来自于他的身份,他可以拿腔拿调地跟人说话,因为他是老大,他说什么别人都得乖乖儿地听。他一字一顿地说:“…Pride only hurts(自尊心只能带来伤害)”,拳击手可以不理他,出于自尊和计谋赢了比赛,但是这会儿在他面前就只有乖乖儿听着。情节的发展却跟他开了大玩笑,他被人操了屁股。
记不住名字的、拳击手的那个小蜜:她是这个影片里唯一一个性格懦弱的角色,给人特别柔软的感觉。跟MIA那样的大蜜比,她太娇小了,也不大有可能泡上大老板(泡上也会被甩掉)。然而在浑身汗臭的拳击手这里,她是冷酷生活的唯一补偿和幸福。她的性感是男人们希望的,她的无能给故事增加了真实感。
其它角色:太多了,都写不过来。就像那对抢快餐店的英国夫妇、卖毒品给文森特的毒品贩子。
小人物的胜利
拳击手赢了,为了尊严,为了他上辈人们藏在屁眼儿里的那块表,他还以德报怨地救了黑社会老大,换取了自由。
百无聊赖的老大媳妇儿MIA扎扎实实爽了一次,勾引LG的酷保镖,赢了跳舞比赛,吸了过量毒品死过去又吉人天相地活转来。
改邪归正的年轻人Jimmie(导演自己),老婆去上夜班,损友们就开着装着死尸和喷着脑浆的汽车进了家。老婆早上回来时如果没搞定他就完了,幸亏有高人来帮他三下五除二地料理了一切,刚好啥事也没有。
在餐厅抢钱的英国夫妇,一看就是那种屡试屡败、屡败屡试的笨贼,好不容易想起个妙主意却又撞到黑社会杀手的枪口上。幸亏杀手回心转意,放弃了暴力生活,还居然允许小贼们携着抢来的钱离开。阿弥陀佛!
老大就比较倒霉:媳妇儿大张旗鼓地偷汉子他却一无所知,设计好的拳赛跑了水,赔了一大笔;连上街买点快餐都被撞了个稀里哗啦,然后被装进地窖里被操了屁股。
这是小人物的胜利,尽管他们靠的都是运气,却都摆脱了灾难,甚至赚了一笔。我们这些郁闷的大多数,可不是就指望这点儿吗?所以有这么多人爱看,因为这样的结局。
然而,总是有个然而,JULES这个一脸狠样儿的黑人黑社会杀手却成了这个低俗故事的亮点。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中国人常说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由愤世嫉俗的职业杀手,到决心引退江湖的平凡人,他经历了一个对暴力厌倦、自省的过程,当然我们并没有看到这个过程。和他的搭档文森特相比,JULES显得更有脑子,更踏实。他忠于老大,知道行事的分寸,在他的杀人工作上冷静、有控制力,甚至能在鲜血淋漓中表现他的幽默;但是他成不了“狼先生”那种角色,那是白领的狠角色,可以打白领结去参加晚宴的杀手。他是一个糙人。但是没人能禁止糙人也思考。JULES思考的结果就在华彩的最后一个乐章,他把45口径的手枪顶在要抢他的小贼的脑袋上,又念了一段冗长的“杀人经”,然后把话头一转,放弃了暴力。
一个充斥暴力和黑色生活的自我申明为“低俗”的故事,最后以非暴力收场,就像当头棒喝一样。
这部1994年的电影没有这两年花哨的电脑特技,也没有俊男美女的魅力,演技吗也谈不上,因为每个人只不过都在表现个人的本色(看看TRAVOLTA吧),只是一个另类的导演在讲一个以前没人这么讲过的故事,美国、暴力、毒品、畸形性心理,但是不低俗。
[请您观看]
',1)">
编辑于2011年2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