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支付宝电玩城:幸福比GDP更重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姐知道 时间:2020/04/04 01:33:42

 

幸福比GDP更重要

 

○齐征

 

“乡间小路上,两辆汽车静静驶过,一切平安无事,它们对GDP的贡献甚微。但是,其中一个司机由于疏忽,突然撞向另一侧的车,并撞上了第三辆汽车,造成了一起恶性交通事故。‘好极了。’GDP说。因为,随之而来的是:救护车、医生、护士、意外事故服务中心、汽车修理或买新车、法律诉讼、亲属探视伤者、损失赔偿、保险代理、新闻报道、整理行道树等,所有这些都被看成正式的职业行为,都是有偿服务。即使任何参与方都没有因此而提高生活水平,甚至有些还蒙受了巨大损失,但我们的‘财富’——所谓的GDP依然在增加。”

这是由美、德两国作者合著的《四倍跃进》一书中对GDP的描写。

每到年底年初,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政府习惯于以GDP的增长显示其经济实力,而世界上恐怕没有哪个国家或者地区像中国这样在乎GDP。GDP这3个字母,成为中国经济的第一指标,似乎也成了欢乐祥和的重要调味品,往往在年终时节更能触动国人的神经。

不过,越来越多的凉水冲击着GDP的崇拜者。人们越来越认识到,经济的真实进步并不能和GDP画等号。专家分析,GDP的传统计算方法,以货币衡量的经济活动为根据,于是贪污腐化、犯罪、环境恶化统统囊括其中。而家务劳动,休闲等不进入市场交易的生产性、创造性的活动,则被GDP统计忽略。

GDP的增长,不一定能带来社会财富的增长和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包括城市道路“拉链工程”在内,许多由于规划和设计缺陷以及质量原因导致的拆除和翻修工程,都被计入在GDP的增长内——它们实际上是社会财富的浪费。

就像罗伯特·肯尼迪当年竞选总统时说的那样,“GDP衡量一切,但并不包括使我们的生活有意义这种东西”,尤其是称不出幸福满足的分量。

在中国,过去人们只看到经济发展数字,只看到自己兜里的钱,但富裕程度和幸福程度,并不是只通过个人口袋中的钱来体现的。中东一些国家的国民人均收入达到了4万美元左右,他们的受教育程度却低得可怜、文化娱乐资源也少得可怜,这正说明GDP并非是衡量国家发展程度和国民幸福程度的唯一指标。

GDP由权威统计机构计算,可是“幸福的程度”又用什么指数能计算呢?近几年,日本和台湾地区都推出“幸福指数”测量法,这是个非常有创意的想法,但现在还不能用学术的方式来定义它。“幸福指数”与GDP是相关的,它们之间有一个临界点,只有当GDP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谈得上幸福指数,超过这个临界点后,幸福指数才会增加。如果没有一定的物质条件,讨论幸福指数只是空谈。但达到一定的经济指标后,国家的发展和国民的幸福程度,就不光是GDP所决定的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总体上的喜怒哀乐取向,一般是由家庭收支帐本决定的,每一笔超支都可能减少他们的“快乐总量”。但具体到细节上,烦恼大都不是由钱引起的,比如,街头两个陌生人因为踩到脚而争吵就没有钱的因素。

增加快乐总量有什么好办法?茅于轼先生讲了一条简单而精辟的原则:“在市场经济下,所有的交易都是双方得利,因为如果有一方受损,这一方就会放弃交易,交易也就无法进行了。同样的道理,如果人们互相尊重,让对方快乐,不使对方不快乐,自己也快乐,那么社会的快乐也会极大化。”

 

(摘自《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