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炫游戏鼠驱动 v1.0:什么是文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姐知道 时间:2020/04/06 11:08:48

兄弟我是粗人,一直没搞懂什么是文化。自己没文化,所以难免对文化产生由衷的艳羡。早几年看凤凰卫视的秋雨时分,掐秒表数着余老师口中每分钟两个半文化的段子,简直太震精了。十分钟节目看完,之后二十分钟崇拜的六体才舍得从地上爬起来。

 

擦完口水,抬起头问苍天,什么是文化?隔了三十秒,盘古和孔子联袂从天上发来短信:曰:不知!操,四个字节用了三十秒,敢情他们用的也是中移动。

 

老盘和老孔都不知道,还能指望谁?只好靠自己,去抱来几困竹子,查文献。

 

原来,N万年前。老盘睡了一万八千年后醒来,发现漆黑一团。怒吼一声:“要有光!”顺手一斧子抡到天上,吱嘎一声,苍天开裂,顿时霞光万丈。老盘低头一看,脚底下叶绿素已经泛滥开来。于是,有了人间。

 

开始哪些千年,日子过得比较悲催。整天忙着跟天斗,跟地斗,跟兽斗,不亦乐乎。能人也不少,老燧,老炎,老黄(不太准确,本来应该叫老姬,俗称黄帝,所以姑且叫老黄),等等都很牛叉。

 

比如,老燧开发出了烤肉,避免了我们至今还像西方淫那样动辄要血淋淋的三成熟的野蛮。

 

老炎培育出非转基因大豆,一直让我们吃了成千上万年,繁衍生息。他是真正的院士,不只是农业科学,在天然药物提取方面也开创了先河,尽管方舟子瞧不起他,但连翘桔梗小柴胡确实可以清热去火,青蒿素可以治疟疾。

 

老黄也不赖,不只是令这一帮兄弟打出来一块中原地盘,还顺手写了本学术著作,俗称内经。

 

噢,还落了一个人,说文化不能不说。此人姓侯冈,名颉,具体职位是黄帝驾前的礼部尚书。也是个科研人才,专利比王选还牛——造了汉字。这项发明大大方便了黄帝的学术著作,感激之余赐姓为倉(简体 仓),意为君上一人,人下一君,世称仓颉。这厮造了字之后,算是捅破了天机,以前文字都是天上垄断的。

 

于是天上有一帮文宣系统的神仙悲愤异常,太白金星尤其鸡冻,跑到玉皇大帝跟前痛哭流涕,自责没做好舆论引导工作,从此之后意识形态领域更加难搞。玉皇大帝什么人哪,高瞻远瞩一番,叹了口气:“太白,算啦,事已至此,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于是挥了挥手,下了一场谷子雨,算是给人间贺喜。从此人间多了一个节气,叫“谷雨”。

 

时光流逝,岁月有痕。

 

黄帝这么牛叉,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人家不是君子是圣人,所以到了八世还不斩,不像有些山大王,三世就开始满嘴胡话。老黄八世孙叫舜,舜年龄大了,身边娥皇女英已经够折腾的,所以准备考虑接班人。

 

舜的儿子叫象,典型官二代,纨绔放荡。舜思来想去,安排了水利部门的禹接班,接着发明一种棋让象去一边玩。当然,我们要批评一下虞舜同志,没经过民主投票就让禹接班是不对地。但没让官二代当上公务员是不是也该表扬呢?这也算一种文化吧!

 

故事依旧继续。

 

夏过去了,商过去了,来到了周。武王的弟弟姬旦辅佐侄子干革命,一天正在吃饭,门外来报说有个能人求见。老姬大喜,赶忙吐出那菲特城堡送来的飞禽走兽肉起身出迎,太兴奋,脚底不留神打翻了中石化鲁广余送来的茅台拉菲各一瓶,全然不顾。我没查到这个人是否做了周公的高管,但廊庙虚怀,唯才、唯德是举,而不是跑步钱进、日后提拔,这是不是也算一种文化?

 

周公的周,算是文化崛起的时代。那时,光是子字辈的就冒出了好几十个来。最勤奋的,还是孔子,勤奋的查资料,砍竹子,编书。感谢他老人家一手的老茧水泡,让我们今天还能看到风雅颂。老头也是会享受的,春天来了,“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个沂,是沂水的沂。老孔在河边,吃着干肉,嘴里念叨着,脚下探戈着,也算是有点文化了。

 

逝者如斯,老孔走了,河还在。流到晋的时候,一年冬天冰很厚,一个孩子脱掉棉衣趴到冰面,冻得手脚通红,一直到一只鲤鱼跃出水面。那孩子叫王祥。故事虽不大可靠,但是孝顺确是实实在在的美德。

 

又过了两千年,河边一块地方成立了沂水县,再后来,沂水县太大了不好统治,于是把南边一块划出去成立一个单独的县叫沂南县,县里有个村,让人间从太白金星到城隍土地都很紧张。这是孔子和王祥都难以想象的文化。

 

我越查文献越糊涂,搞不懂什么才是真正的文化。太宽泛。记得还是愤青时代,读汉书卫青霍去病传曾热血沸腾。

 

西汉元狩二年(前121年)春,骠骑将军霍去病率一万铁骑,长途奔袭数千里之遥,转战西域五国,歼敌九千。夏,再出代郡。孤军深入,在祁连山斩杀匈奴三万,从此胡马不敢窥河西。

 

元狩四年(前119年),霍去病又出代郡,进击两千里,大败左贤王部,歼敌七万。随后,这个青年在肯特山祭天,同时意味着贝加尔湖归入大汉实际控制范围。

 

那时大汉很强!

 

民国二十六年,日寇犯我中华,华北告急,中原告急,江南告急。危急存亡之秋,蒋百里先生说:“胜也罢,负也罢,就是不要和它讲和。”“万语千言,只是告诉大家一句话,中国是有办法的!”

 

那时民国很弱!

 

中国强也罢,弱也罢,从来不会靠窝囊度日。只有在盛世,唐努乌梁海没了;公民在外被残杀了;领海被蚕食了。当然,抗议了也。以今视古,霍去病和蒋百里下的真是一盘臭棋,他们当然看不懂窝囊文化。

 

我们是小民,姑且收起沸腾的心。可是低头耕作时,却仍然不能像一个小民那样活着。你不知道哪天你的房屋会被拆迁文化推到,你不知道哪天会被截访文化抓捕,你不知道哪天阑尾炎发作在路边有谁敢扶你一把。

 

如今,广东政府领衔声讨“见死不救恶行”。这,让人情何以堪!

 

还是民国,梁实秋在青岛曾亲历过一件事让他大为感叹。一大清早,梁雇车外出,车夫看到前面有一条居民引水用的胶管横穿马路。尽管四下无人,车夫却没有想当然的压过去了事,而是下车将水管举起,越过马车,然后再放下,如此三番五次,不嫌其烦,每次遇到水管都是这样下车、举管。梁实秋说:“孔孟之邦,居然市井斗筲之民也能知礼”。

 

你看,原本我们是有道德的!

 

我们有稻米谷麦,绫罗绸缎,有血气,有信仰,有书骚,有风雅,有汉赋唐诗,有温良恭俭;虽市井斗筲之民亦有私德,有天良。

 

这些原本是我们一直拥有的,一直到华夏衣冠被一群洗过澡的猴子穿戴了为止。

 

文化鸿儒可以谈,白丁可以谈。如果一群忙着IPO的猴子也来谈,也不怕扯着蛋。

 

我梦见梁山贼寇的板斧一排排砍向汴梁百姓,嘴里却叫嚷:“替天行道!”

 

玛勒戈壁地。


砸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