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诚实签被拒签经历:中国已然进入性放纵时代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姐知道 时间:2020/02/21 02:31:13

改革开放30年,是中国人向全世界展示经济奇迹的30年,也是中国人向全世界展示性解放的30年。而自从进入光纤时代,中国人则开始不遗余力地向全世界展示性放纵。

中国没有妓院,然而中国可能是世界上拥有妓女和嫖客最多的国家。中国没有妓院,不等于没有色情业。色情业蕴含暴利不可能没有人染指。而在中国能够从事这一行业的肯定是黑白两道通吃之人。他们利用中国的特殊国情,控制着难以数计的性奴般的妓女,为他们谋取巨额利润。而妓女们没有合法的营业执照和身份,她们只好隐藏在洗浴中心、商务会馆、会所、酒店、俱乐部、酒吧、招待所、旅馆、发廊、足疗馆、歌厅、民宅、出租屋、地下室、网吧、公园,等等;所有的嫖客都有身份,他们可能是政府官员、企业家、商人、白领、大学教授、中小学教师、不着装的军人、人民警察、法官检察官,蓝领,农民工,作家,画家,大学生,等等。风声扯呼之时,他们战战兢兢,提心吊胆;风声过后,他们便伺机而动。

中国的党政官员可能是世界上最好色的官员。中纪委官员指出:“95%落马贪官都有包养情人,甚至有多个贪官共用一个情人的惊人现象。” 贪官们包养情人的纪录屡屡被刷新,南京市车管所长查金贵包养了13名情妇,号称金陵十三钗;铁道部部长、中央委员刘志军被曝有18个情妇;福建周宁县原县委书记林龙飞先后和22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的两性关系;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与除老婆之外的107个女人有染;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包养146名情妇。真是前赴后继,争先恐后。这还只是落马贪官的一般情况,只是巨大冰山的一角。146也绝不是封顶的数字,江西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党组成员吴志明事发之时已有 136名情妇,但还远远没有达到自己的奋斗目标。据其“快乐日记”披露,他在2015年前,至少睡1000个女人,良家妇女至少要占三分之一。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接受、容忍甚至热衷婚外恋、婚外情与婚外性。2008年8月,欧洲市场公关公司Euro RSCG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人最容忍婚外情,23%受访者不介意。民谣“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似乎很形象地说明这一现象。婚外恋并不必然就导致婚姻的解体,然而离婚率的上升,婚外恋是必须考量的一个因素。当然,多数婚外恋者主要倾向于追求性快乐,以此作为枯燥单调乏味生活的调剂。

中国性放纵隐秘群体从大城市向中小城市蔓延。愈来越多的人融入这些遍布全国各地的私密圈子,放任自己的身体出轨。进入这种圈子,不为爱,只为性,或者“只做爱不相爱、先做爱再相爱。”性体验,性交换和性快感以及放纵、超越性禁忌的刺激是第一位的。多P性交,夫妻交换不过是性满足的形式而已,成年人有权有自由支配自己的身体,这与道德法律无关。

多个城市出现中学生援交现象。其实这在高校已不是什么秘密了,援交的女大学生尝到甜头回到宿舍游说其他姐妹加入援交的行列,既解决了性苦闷,又获得了不菲的经济收入。据说在很多高校已形成了一条龙服务链。她们根本不在乎考试挂不挂科,能否获得奖学金,至于学校的道德思想教育更是滑天下之大稽,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些假大空的东西,满嘴说教的教师在她们的眼里充其量就是一个挣点辛苦钱的落伍者或小丑而已。金钱的诱惑是大中学生乐于援交的主要原因,一位广州援交女说一周能赚一万块。这可以满足她们不断膨胀的消费欲望而无需向父母伸手要钱。独立谋生,自由支配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卖春钱买自己想买的东西。这是硬道理,无需再做其他的解释。当然还有一种解释令我们惊诧,就是这些女孩子不能容忍到20岁还没有性行为,认为处女膜妨碍她们的成长和个性成熟。

日本AV文化逐渐摧毁中国青少年的性道德性禁忌。中学生援交出现在中国可以视为AV文化影响的一个结果。大多数青少年并不排斥AV文化,相反乐观不疲,甚至沉溺其中,仿效早晚成为必然。越来越多的AV女优来华发展,如苍井空在中国的粉丝有近800万之多,一次在某场合与杨澜宋祖英同台,虽然有人觉得不妥,但是多数网友不以为然。苍井空又不是洪水猛兽,至少活得真实,活得坦荡,走到哪都不用再遮掩什么。就连已死的饭岛爱,在中国也有不少粉丝。许多人纳闷:她们为什么这么红?

网络性爱成为时尚。凭借视频系统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裸聊行列,沉溺于声像虚拟性爱之中。近年来,官员裸聊成为一道惹眼的风景,最新事件应当是四川资阳市雁江区地方志办公室副总编辑王某与女网友的QQ裸聊记录截图曝光于网络,此人被网友戏称“史上最牛总编”和“史上最寂寞会长”。据网络调查发现,网络性爱最终的归宿大多是走向现实中的一夜情,一些色情网站以及一些非色情网站的贴图区,发布着大量的网络性爱者们一夜情后留下的“纪念”图片。

性侵案件尤其是未成年儿童性侵案件呈上升趋势。近日网上的两个报道很有代表性:一是娱乐业老板【已被执行死刑】性侵14名初中生(其中包括9名幼女);另一个是新疆一中学德育主任涉嫌强奸多名女生。前者是有钱人,利用金钱引诱少女以满足淫欲;后者是教师,利用权威引诱未必以满足淫欲。富豪买处与教师性侵案件频频见诸媒体,足以表明中国的女童处于不安全的状态中。当然,此类案件同样少不了政府官员的身影,为满足一些官员的娈童癖,淫业已把罪恶之手伸向中等职业学校和中小学,贵州习水嫖幼案、宜宾国税局买处案,福建省安溪县嫖幼案,以及最近湖南娄底市卫生学校的离奇命案,一名十六岁就读护士班的女生,上周五自宿舍天台堕楼亡,死因众说纷纭。网上有留言称,“娄底卫校常以二千五百元收买女生,对官员进行性贿赂。”另有自称记者的网民说:“很多人反映娄底卫校的风气不好,一名的士司机更透露,卫校近年为拉近与官场关系,利用女生肉体贿赂,甚至逼女学生卖处牟利。”更有网友愤怒地谴责:“与其把孩子送到娄底学校,不如直接送到妓院”。

高校周边布满招待所小旅店成为高校学生以及中学生的性爱乐园甚至卖淫场所。商人的嗅觉是灵敏的,他们知道大学生的钱最好赚。中国的大学生不在乎地沟油,不在乎垃圾食品,不在乎卫生条件极差的小吃部、小饭店和小旅店,他们只要能够填饱肚子,能解决性饥渴性苦闷即可。小旅店备有影碟机和电脑,以及色情光盘。许多大学生和中学生就是在这种场所解决了他们的初夜和性苦闷。对于这些学生而言,性已不再是什么秘密,传统的贞操观念是耻辱的象征。而对于某些家境富裕的同学来说,换性爱伴侣就像穿衣吃饭一样随便。在这些同学看来,文学课教师在课堂上分析经典文学作品是相当无聊的,因为这些作品中的人物常常为灵与肉、道德与堕落的问题而纠结,活得痛苦不堪,加之老师煞有介事的阐释和分析而愈显无聊乏味。相比之下,中国的这一代青年人有权活得更自由,更开放。

荣格说得真对:“性,根据其定义,是你跟配偶之外的人发生的事情······如果是夫妻之间的事,神秘感就会消失。性是神秘的、有魔力,含有禁忌的味道。”真正的图腾是性器官,但不是自己的,而是他人的。他人的性器官需要膜拜,更需要征服,只有不断地征服,人才能证明自己的生命力足够强悍;也只有不断地征服,人才能获得更多的更大的快乐。

总的来看,中国已经不再是充满性禁忌的国度。道貌岸然的人依然不少,但已没有几个冰清玉洁,即使不是男盗女娼,也是蠢蠢欲动,跃跃欲试。只要假以时间、给些胆量和机会,守身如玉注定成为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