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满国际月子会所:“古人参加高考”警示汉语教育危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姐知道 时间:2020/02/22 14:04:08
几百年前的李清照也参加过高考,这一说法出现在重庆一考生今年的高考作文中。今年重庆市高考作文“酸甜苦辣说高考”,让不少习惯“话题作文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的考生慌了手脚,只得硬将自己背诵的古文材料套上去,于是在卷子上出现了司马迁、庄子等诸多古代名人高考的酸甜苦辣。(《重庆商报》6月20日)

  “高考”成为作文话题,看似突然,其实自然。作文回归生活,这本身就是矫正中学生作文中“假大空”等不良倾向的一种尝试和努力。然而,有考生闹出了“古人高考”类的笑话,带给我们的反思是,如何教导写出贴近生活,有真情实感的文章,是摆在广大语文教育工作者面前的一项艰巨任务。由于受到英语全球化的影响,长期以来,国内形成了重英语轻汉语的倾向,英语在升学、就业等诸多方面都占有不可忽视的重要而显著的地位。相比之下,汉语母语以及母语教学遭受冷遇。语文教学急功近利,重考试而不重视能力培养,国人的汉语言文字水平和民族文化水平呈普遍明显下降趋势。尤其是基础教育领域的语文教育,重形式轻内容,重模式轻能力,置优秀传统文化和世界文化精髓的吸收而不顾,把获得高分通过考试作为第一要素,甚至有人认为现在国内学生外语水平高于汉语母语水平。问题的关键是,母语教育的尴尬如何修复,未来的我们如何应对这样的尴尬。

  满目的招生广告充满诱惑,“英语,许你一个未来”、“英语改变命运”。“英语热”风行全国,目前来看,英语教育是我国学历教育体系中教育对象范围最广、教育持续时间最长的部分。在当今世界,英语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英语不再是作为一门交流的语言学科,而是成了竞技的考试学问,英语学习的功能被无限夸大,远远超出了语言工具的范畴,完全背离了学习英语的最终目的,显然是失之偏颇的。学好英语并没有错,问题是如何学,学多少,多少人应该学。在现代社会,应该没有人会否认外语教学的重要性,也不反对专门针对某类特殊人群或某些专业实行双语教学,但在国民教育中是否需要开展全民性的外语或双语教学,恐怕就很值得商榷。急功近利的考试技巧培训所带给国人的不是能力提高,而是“对英语的兴趣反而降低了”。尤为可怕的是,当越来越多的人“证明”自己的英语能力时,已没有人用时间和精力问津汉语能力的高低。要知道,语言是一个民族的标志和民族文化的载体,关系到一个民族的生死存亡和民族凝聚力。面对日渐萎缩并消亡的母语,我们能够坦然处之吗?汉语母语对所有中国人来说,其重要性永远是要超过外语的。

  在英语全球扩散的背景下,如何规划和处理汉语母语教育与外语教育等种种问题和危机,是关涉民族语言生存发展的大问题。大力加强汉语教育,全面提升汉语话语权,是当下中国必须解决的迫在眉睫的重大问题。香港、新加坡对母语教育的重视和语文教育的回归很值得我们借鉴和参考。海外一些华人地区过去也是英语至上,由于忽视了华文母语教学,出现了下一代英语说不好,汉语也不会说的尴尬情形,转而开始重视孩子的汉语母语教育。现在海外的汉语热,很大程度上也是受海外华人对母语教育回归的影响。当今世界,没有哪个国家不在重视母语教学。正如都德的最后一课中阿麦尔先生所说:当一个民族沦为奴隶时,只要它好好地保存自己的语言,就好像掌握了打开监牢的钥匙。还记得作家王蒙曾做过《为了汉字文化的伟大复兴》的报告,指出在全球化的语境下,由于英语、拉丁文在国内的普遍使用,中华母语遭受到前所未有的伤害。面对汉语母语出现的空前危机,他呼吁全球华人共同保卫汉语,展开一场汉语保卫战。

  面对汉语母语的空前危机,我们必须高度警觉,采取行动,保护好我们的汉语母语。我们必须高度重视我们的母语教育,否则,我们几千年来积淀下来的民族文化瑰宝,甚至整个中华民族都将面临变异和沦丧的危险。其实,现在最可怕的不是汉语话语权受到英语的挤压,最可怕的是面对英语的霸权,我们采取唯唯诺诺的态度,语言自我殖民的行为,更有甚者还极力助推英语的疯狂,一步一步地在主动放弃汉语的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