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演奏钢琴价格:地球上最毒的16种动物[组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姐知道 时间:2020/06/05 17:48:12
 

 

子弹蚁

    这些一英寸长的昆虫的名字是根据它们的毒刺命名的,被它们叮后产生的痛感,就像被子弹射中一样。大部分科学家称,这种昆虫的毒刺使人产生的痛感最为剧烈。辛辛那提动物园无脊椎动物、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馆馆长兰迪·摩根马说:“我曾被子弹蚁叮咬过,我感觉与其他毒虫相比,那种痛感是最剧烈的。它能持续2到3个小时,我一直感觉好像有人用棒球棍重重地击打我,那种疼痛深入骨髓,令人难以忍受。”

    子弹蚁在施密特刺痛指数(Schmidt Sting Pain Index)上的得分最高,这个指数是由西南生物学研究所所长贾斯廷·施密特制作的,该指数图表把不同昆虫的致痛因素进行对比。他是如何知道这些昆虫的刺痛程度呢?为了制作这个指数表,他亲自尝试了各种毒虫的叮咬。施密特刺痛指数这样描述了子弹蚁的刺痛,“不参杂任何成分的剧烈疼痛。就像赤脚走在火红的木炭上,而且还有3英寸长生锈的钉子扎入脚后跟里。”南美洲的一个本土部落(子弹蚁的产地)用子弹蚁对本部的年轻人进行严格考验——年轻人必须戴上有数百只发怒的子弹蚁的手套。这些年轻人不仅每次要让子弹蚁叮咬10分钟,而且还要不断重复20次。但是对他们来说幸运的是,虽然这种昆虫叮咬后非常疼痛,但是它不会留下永久性损伤。

箱形水母(Box Jellyfish)

    这些透明的海洋生物是热带海滩上的毒物。它们被认为是动物界里非常危险的一种生物,它们的触须包含剧毒,可致人类丧命。而且这种毒液可引起令人无法忍受的剧烈疼痛。箱形水母的触须会向受害者的皮肤里释放很多毒针,每个毒针都包含一种致痛因子,因此它被称为“世上最令人痛苦的毒刺”。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皮肤科以前的负责人约瑟夫·波内特博士说:“毫无疑问它们确实那么厉害。子弹蚁简直无法跟它相比。”圣地亚哥动物园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馆长丹·鲍威尔表示,虽然箱形水母的毒刺看起来就是一个防御工具,但是“它们不仅利用这些毒刺折磨海滩上的人,而且还利用它们捕杀猎物,例如小虾。”因为奋力挣扎的小虾很容易对箱形水母脆弱的身躯产生破坏,因此它必须快速杀死小虾。
 

 

响尾蛇和它们的近亲

    如果要选择你不愿激怒的蛇族的成员,那一定是响尾蛇和它们的近亲。通常情况下被这些毒蛇咬伤并不致命,但是会产生剧烈难忍的疼痛。哈佛大学比较动物学博物馆的范·瓦拉赫曾被几种毒蛇咬伤,据他说,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被非洲矮树丛里的一条毒蛇咬伤。那种感觉就像有人拿着烧红的铁管,把它插入你的胳膊里。我经过3天痛苦的挣扎,痛感才慢慢缓解一些。”

    康奈尔大学的生物学家凯利·扎姆迪说,她被另一种毒蛇家族——响尾蛇咬伤后,也产生了相同感觉。她说:“我感觉到剧烈的灼烧感,好像有人在用烙铁烧我,但是身上永远不会留下烙印。”被这种毒蛇咬伤后之所以会产生剧烈疼痛,是因为它的毒液具有破坏组织的作用,它能分解细胞壁,引起内出血。毒液流经身体各部位,不断对身体造成破坏,因此痛感也会越来越剧烈。可对组织产生破坏作用的毒蛇的毒液,并不是专门用来对付人类的,而是用来消化食物的。蛇在捕捉啮齿动物、鸟类和其他猎物时,毒液能帮助它们快速分解猎物的组织,方便它们把猎物吞下肚。

黄貂鱼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渔业部门研究生物学家爱德华·梅尔提尼表示,虽然这种动物在史蒂夫·艾尔文事件后获得坏名声,但是黄貂鱼并不是具有攻击性或者致命的动物。虽然它们有刺,但却很少使用,“不过一旦刺中,就会令人非常痛苦。”这些温和的动物在受到威胁时,会用尾部尖尖的锯齿状刺进行攻击。蒙特雷水族馆(Monterey bay Aquarium)负责人乔恩·霍赫说:“这种刺会给身体造成重伤。并会产生剧烈疼痛,让人感觉身体上就像被钉子戳了个孔。还像被猫咪抓了一样,而且黄貂鱼刺上有很多细菌。”

    在大面积刺伤的表面,毒液会导致瞬间的巨疼。黄貂鱼只用毒刺进行防御,并不利用它捕捉或者袭击猎物。很多海洋生物学家、潜水员都知道,这种动物是海洋里的“大猫”。霍赫说:“我进行黄貂鱼研究工作,经常跟它们一起游泳,我用手给它们喂食,它们的性情非常温和。”不过在移动身体时,一定要小心脚底下。
 

 

蝎子

    世界上有很多种蝎子,所有蝎子都长有毒刺。有些蝎子的毒刺跟蜜蜂或者大黄蜂的毒刺差不多,但是有些蝎子的毒刺可导致剧烈的疼痛。丹·鲍威尔说:“旧大陆上有些蝎子的毒刺可引起剧烈的痛感。而且痛感会不断加重。”这些类型的蝎子常见于非洲和亚洲,它们既能引起剧烈疼痛,又能产生致命危险。然而美国西南部的亚利桑那州木蝎对健康成年人不会产生太大威胁。不过会引起剧烈难忍的疼痛。跟丹·鲍威尔没有任何关系的莱斯利·鲍威尔博士说:“如果你是一名成年人,这种蝎子叮了你的手指,你不要惊慌,它只会刺激你的疼痛神经,封锁特定部位的神经。”

    莱斯利·鲍威尔是亚利桑那毒素和药物信心研究中心的药物主管,他表示,这种蝎子的毒刺会使“你的胳膊产生肿胀感。”如果你轻拍或者用那根手指接触其他东西,疼痛的面积立即会扩大。莱斯利说:“如果你轻拍一下伤口,就会疼的让你尖叫。痛感会通过这个小伤口慢慢延伸到胳膊,不过你不会看到任何痕迹。”由于她亲身体验很多毒虫的毒刺和叮咬,“所以我经常像吃糖果一样吃完吗啡。”

毒液眼镜蛇

    虽然这种眼镜蛇咬人时也带有毒性,不过实际上并没很大痛苦和威胁性,真正致人死命的是它喷出的毒液,如果直接喷到人眼里会更加可怕。这是眼镜蛇防御机制的完美手段--将毒液喷入攻击者的眼中,使其致盲并产生烧灼痛感。与其它许多类似动物一样,眼镜蛇的这一机能是用来赶走攻击者,而不是主动进攻的手段。

    范·瓦拉赫就是其中不幸的受害者之一,当时他在菲律宾遭到了眼镜蛇的毒液攻击。他回忆称,“当时极为疼痛,我只有每隔15分钟将牛奶倒入眼中冲洗以减轻痛苦,其后的4至6小时都不能视物。”

    眼镜蛇喷出的毒液中含有神经毒素、破坏组织的化学物和其它使人产生强烈痛感的危险元素。如果受伤严重,可致永久性失明。一旦与毒液眼镜蛇不期而遇--虽然由它非常稀少碰到它的机率也很少--确保距离它10英尺以上的距离,因为它的毒液喷射距离大约在4至8英尺之间。
 

 

蜘蛛鹰胡蜂

    这种独居的五彩胡蜂会利用触角上的毒素麻醉比自己还大的狼蛛,让自己的孩子来当食物享用。不过它攻击性并不强,也极少叮咬人类。莱斯里·鲍伊尔称,“你甚至要强迫它们才会叮咬你,不过叮起来的疼痛可是非同一般。”据叮咬研究专家施密特的说法称,被它叮咬的疼痛度仅次于子弹蚁,“它叮咬人时就象被睛天霹雳击中一样,人会不禁尖叫甚至因极度痛苦而扭动或翻滚,就象体内每一丝肌肉都被击中,这种感觉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与其它上榜前十名的动物不同的是,这种狼蛛猎食者的毒液不是用来防御的,而是用来毒倒比自身大得多的猎物--狼蛛的。母胡蜂会在已被毒昏的蜘蛛上面产一枚卵蛋,这只蜘蛛已注定只有死路一条。慢慢地胡蜂卵孵化成饥饿的幼虫,它会在生长的过程中连续地生吃掉这只蜘蛛。

石鱼

    石鱼的外表看起来平庸无奇,但它的叮咬功力可是出类拔萃,既疼痛无比又具有致命毒性。它生长在热带海洋中浅水域的岩石缝隙里,背部长有数根极为锋利的尖刺,它会将自己伪装成一片岩石或珊瑚,哪个倒霉的路过动物一旦踩到它身上,石鱼背上的尖刺会刺穿它的皮肤,注入一种致命毒液。据称被刺的痛感尖锐而强烈。

    一位不幸中招的受害者曾在水族动物爱好者网上论坛中描述了自己的经历,“在澳大利亚,我的手指被一条石鱼刺中,再也别介意让蜜蜂叮了,当时就象每个指关节、然后是腕关节、肘部和肩膀都依次被大锤敲打了一遍,这种感觉持续了一个小时,随后双肾部位又有约45分钟被踢中的感觉,你根本无法起立或站直。当时我还不到30岁,身体非常棒,被石鱼刺中的伤口也很小,但直至几天之后手指才开始恢复知觉,更有甚者,在被刺伤后的几年里还会周期性地遭受肾痛。”    还有另外的被刺伤者甚至痛得要求截掉伤肢。来自蒙特利湾水族馆的胡奇曾与石鱼近距离接触过,他认为这种动物刺伤的痛感“绝对是名列前茅的”。 

 

黑寡妇蜘蛛

    这种毒蜘蛛生长于美国南部的大部分地区,尽管在其攻击案例中约95%都不会产生严重后果,然而如果你不幸被一只健康的大黑寡妇蜘蛛咬中皮肤较薄的部位,无疑会被极度的疼痛所折磨。莱斯里·鲍伊尔说,“我希望一辈子别被黑寡妇蜘蛛咬一口。”有一次一位乡村医生打电话给她,要求诊治一名被黑寡妇蜘蛛咬伤的病人,“这名病人是一位20多岁的运动型健康男性,只说了一句痛得无法呼吸,然后就痛得说不下去了,当时强烈的疼痛可想而知。”

    被黑寡妇蜘蛛咬伤后起初并不会感到很痛,因为伤口并不大,不过一个半小时后,伤口处的毒性就会发作,入侵影响人的肌肉组织,引起肌肉痉挛全身疼痛,各处肌肉同时痉挛疼痛且持续数日。不过莱斯里也强调,不要因此就对黑寡妇蜘蛛谈虎色变,“我自家的门廊和房屋内都曾有过这种蜘蛛,它们从不离开自己的网,你永不用担心它们乱爬乱跑。”

大毒蜥

    大毒蜥身形巨大,行动缓慢,分布于美国西南部,被它咬中的疼痛更是惊人。曾参与过美国地质勘测的生态学家塞西尔·施瓦比一次在200多人面前表演时曾被一只大毒蜥咬伤,他称那份疼痛是自己所经历的之最。“我的手指象着了火一样,火苗还逐渐延伸到整个身体。不到5分钟我就面色苍白,进入休克状态,不出现肾痛、血尿等现象,全身的每处括约肌都试图放松。当时那只大毒蜥在我手指上停留了约2分钟,咬了我5次,每咬一下都痛彻心肺。”

    疼痛如此剧烈的原因来自两方面:首先,大毒蜥的牙齿非常锋利,每只都有四分之一英寸长,当它咬人时会猛力咬住不放松,曾有案例称被咬者急奔到医院求医时,大毒蜥还咬住不松口。第二点,大毒蜥的毒液成分非常特殊,可阻断胶原蛋白和静脉隔膜,最终的后果会“引发炎症和极度疼痛”。痛到极处时,毒液中的化合物会使人出汗、腹泻、呕吐甚至血压降低。

    大毒蜥的毒性如此之强是出于本能保护,因为自身行动迟缓极易成为目标猎物,所以它只能依赖于剧毒的毒液保护自己,免受天敌的伤害。虽然它的毒液伤到了少数人,不过同时也对更多人提供了帮助:以其毒液为原料研制成功了新型药物,名叫Byetta,专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科学家认为,该药只是毒液应用的冰山一角,上面所列出的各种毒液其组成部分各不相同,都具有治病的潜在作用,今后会变毒为宝,为人类健康出力。
 

 

石鱼

    石鱼也许是世界上最毒的鱼类。石鱼以小鱼小虾为食,但是它身上致命的毒刺并不是用来捕食的,而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其背上的13根毒刺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要成为鲨鱼等海洋动物的猎物。石鱼因其外表而得名,它们很善于伪装,一旦踩上它们,13根尖锐的背刺会穿透鞋底刺入脚掌,产生剧烈疼痛和严重的肿胀,并使组织坏死,最后造成截肢或死亡。

鸭嘴兽

    鸭嘴兽是澳洲特有的珍贵稀有动物。鸭嘴兽憨态可掬,鸭子一样的嘴巴和带蹼的脚掌使鸭嘴兽显得很讨人喜欢。但是鸭嘴兽世界上目前发现的唯一一种有毒哺乳动物。雄性鸭嘴兽后足有刺,内存毒汁,喷出可伤人,几乎与蛇毒相近,人若受毒距刺伤,即引起剧痛,以至数月才能恢复。这是它的“护身符”,雌性鸭嘴兽出生时也有毒距,但在长到30厘米时就消失了。但是鸭嘴兽的毒并不会致命。鸭嘴兽生长在河,溪的岸边,它的大多时间都在水里,它的皮毛有油脂能保持它身体在较冷的水中仍保持温暖。在水中游泳时它是闭着眼的,靠电信号及其触觉敏感的鸭嘴寻找在河床底的食物。它以软体虫及小鱼虾为食。
 

 

蓝环章鱼

    蓝环章鱼十分美丽,但是在美丽的外表下却隐藏着剧毒。蓝环章鱼目前仅发现于澳大利亚南部海域。腕足上有美丽的蓝色环节,遇到危险时,身上和爪上深色的环就会发出耀眼的蓝光,向对方发出警告信号。蓝环章鱼能够产生河豚毒素,且蓝环章鱼是已知生物中唯一除河豚外能产生河豚毒素的生物。河豚毒素对中枢神经和神经末梢有麻痹作用,其毒性较氰化钠大1000倍,0.5mg即可致人中毒死亡。一只这种章鱼的毒液,足以使10个人丧生,严重者被咬后几分钟就毙命,而且目前还无有效的抗霉素来预防它。章鱼的毒液能阻止血凝,使伤口大量出血,且感觉刺痛,最后全身发烧,呼吸困难,重者致死,轻者也需治疗三四周才能恢复健康。

海蛇

    大堡礁合作研究中心科研人员介绍说,地球上有多种海蛇。海蛇身体扁平,尾呈桨状,适於水生生活。尽管外形看起来像鳗鱼,但是海蛇并没有腮,而是通过鼻孔呼吸。其鼻孔开口于吻背。海蛇喜欢在大陆架和海岛周围的浅水中栖息,海蛇能够在水底下潜很长时间,因为它们的肺足足有身体那么长,而且能够通过皮肤进行呼吸。

    海蛇咬人无疼痛感,其毒性发作又有一段潜伏期,被海蛇咬伤后30分钟甚至3小时内都没有明显中毒症状,然而这很危险,容易使人麻痹大意。实际上海蛇毒被人体吸收非常快,中毒后最先感到的是肌肉无力、酸痛,眼睑下垂,颌部强直,有点像破伤风的症状,能导致呼吸麻痹,同时心脏和肾脏也会受到严重损伤。被咬伤的人,可能在几小时至几天内死亡。多数海蛇是在受到骚扰时才伤人。
 

 

    东部棕蛇

    发现于澳洲大陆的东部棕蛇是世界上第二毒毒蛇。不仅能够产生剧毒毒液,东部棕蛇还极富攻击性,遭遇挑衅后这种毒蛇能够发动反复攻击。这种毒蛇有深褐色、橘黄色、黑色,腹部是白色。东部棕蛇用毒液攻击猎物,有力的缠绕能够使猎物窒息。它们以蜥蜴、青蛙和小型哺乳动物为食。东部棕蛇有剧毒毒液,含有阻止血液凝结的成分,因此被东部棕蛇咬伤后,会有大出血的危险。

    悉尼漏斗网蜘蛛(Sydney funnel spider)是一种黑的发亮的剧毒蜘蛛。所有的蜘蛛都有毒性,只是毒性大小不同。比较著名的毒蜘蛛例如美国的黑寡妇蜘蛛、隐士蜘蛛,西北部的太平洋海岸的流浪汉蜘蛛,但这些蜘蛛都不比悉尼漏斗网蜘蛛来得致命和危险。更可怕的是悉尼漏斗网蜘蛛经常出现在城市里。巴尔把这种蜘蛛称为“你最糟糕的噩梦”。悉尼漏斗网蜘蛛原产于澳洲东岸,这种易怒的生物堪称世界上攻击性最强的蜘蛛,它的一次蛰咬可在不到一小时内杀死一名成年人。

    漏斗网蜘蛛释放毒液的器官是一对强劲有力,足以穿透皮靴的尖牙。成体的体长可达6-8厘米,尖牙长度可达1.3厘米,发起袭击时毒牙向下像匕首似的向下猛刺,因此漏斗网蜘蛛要昂首立起,才能露出毒牙向下猛咬。蛰咬后数分钟内即可感受到超强毒性的影响,漏斗网蜘蛛的毒液会迅速蔓延,会产生痉挛性的瘫痪。患者会肌肉痉挛,有时极为剧烈,最后患者会陷入昏迷状态。毒素会侵袭呼吸中枢,患者最终将窒息而死。数十年来,澳洲人对这种剧毒蜘蛛的恐惧始终不减,但在1981年,经过十四年的研究之后终于制造出一种抗毒剂,拯救了数百条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