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生肖运势:杀机纷纭:冯玉祥刺杀徐树铮连环谋杀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姐知道 时间:2019/11/18 03:37:28

杀机纷纭:冯玉祥刺杀徐树铮连环谋杀案

2011年12月14日17:01腾讯读书[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文章摘自:《大秘书》
  作者:肖彬夫
  出版社:中国工人出版社
  版次:2009年11月第一版
  本书简介:本书介绍了中国近现代史上有重要影响的政界人物的10位秘书的传奇经历和趣闻轶事。作者把这些最具影响力的中国政坛风云人物秘书的传奇故事与政治秘闻作为本书的重点。书中写到了国共两党的重要政坛人物的秘书……

转播到腾讯微博

冯玉祥

转播到腾讯微博

徐树铮

冯玉祥与徐树铮的仇恨起源于陆建章。陆是安徽蒙城县人,毕业于北洋武备学堂,曾协助袁世凯训练新军,后历任帮带、协统、总兵等职。民国初年,任袁世凯总统府警卫军统领,北京政府军政执法处处长,捕杀过不少革命党人和民众,有“陆屠夫”之称。又好请人吃饭,送客时把人从后背开枪打死,人们称他的请客红柬为“阎王票子”。后因镇压白朗义军有功,被封为咸武将军,掌管陕西军务,是袁世凯复辟帝制的积极分子。

在各省反对袁世凯的战争中,陆建章长子陆承武时任第一旅旅长,为袁卖命,被反袁的陈树藩打败并被擒。陈树藩以此要挟,让陆建章将陕西督军的位置让给他,作为释放陆承武的条件。

陆建章为救儿子的命,不得不答应这一要求。离开陕西时,他将历年搜刮的财富装车几十辆,想偷运出境,走到半路被陈树藩派人劫去。陈树藩又得到段祺瑞的支持,被正式任命为督军。这些事件陆建章大为恼火,便积极反对段祺瑞、徐树铮,支持代理大总统冯国璋。冯也正积极拉拢人对付段,便给了陆建章一个炳威将军的头衔,官居上将,让其大肆活动,反对段祺瑞。

陆建章积极活动不让吉林督军孟恩远接受段将其调离吉林,削去实权,到北京任职的命令;接着又策动长江三督联合起来主和;还曾在鄂皖边境和霍山、六安一带组织“安徽讨逆军”,自任总司令,计划与冯玉祥部配合将段祺瑞的皖系督军倪嗣冲赶走,由陆建章接任;这项活动因冯玉祥部队的调离而作罢。

陆建章的所作所为当然引起段祺瑞、徐树铮的极大不满,必欲千方百计除之而后快。

1918年6月11日,曹锟、倪嗣冲、张怀芝等各省军阀在天津召开军事会议。13日,陆建章奉冯国璋之命由上海赶到天津,去说服曹锟重新回到冯国璋麾下,并让曹锟与江苏督军李纯合作反对段祺瑞的武力统一。此时的徐树铮还担任奉军的副司令,他还怕陆建章游说奉系将领不听他指挥。

倪嗣冲觉得这时正是干掉陆建章的好机会,就与徐树铮密谋,并将意图告诉奉系的参谋长杨宇霆,杨于是给陆建章写了一封信,请他到驻津的奉军司令部有事相商。6月14日陆建章接到信后虽多少有些疑惑,但觉得自己是总统府高等顾问,儿子陆承武是徐树铮留日时的同学,陆承武的太太与徐树铮太太也是同学,两家关系较为密切,凭这些似乎不应当出什么大事,就打消了顾虑欣然前往。

满面笑容的徐树铮、杨宇霆迎接陆建章后与陆先到客厅里谈话,然后徐请陆到后花园散步。陆刚走到后花园,就有人用枪顶住陆建章的后背,陆建章立即明白了,他说:“徐树铮你想干什么?!”

徐树铮说:“你不是东奔西走到处与我们作对吗?这回你和阎王主和去吧!”接着枪声响起,陆建章踉跄两步倒在地上,咽气前说道:“没想到这样死去!”徐树铮从后花园出来,对在场的人,包括陆建章的随从说:“陆建章犯了煽惑罪,已被就地正法,大家不要慌,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段祺瑞得到徐树铮枪杀陆建章的消息后,即命人按照徐给国务院和陆军部的电报内容写了一道命令报给总统府:

前据张怀芝、倪嗣冲、陈树藩、卢永祥等先后报称,陆建章迭在安徽、陕西等处勾结乱党,当由国务院电饬拿办。兹据国务总理转呈,据奉军副司令徐树铮电称,陆建章由沪到津,复来营煽惑,当经拿获枪决等语。陆建章身为军官,竟敢到处煽惑军队,勾结土匪,按照惩治盗匪惯例,均应立即正法。现既拿获枪决,着即褫夺军职、勋位、勋章,以昭法典。

当国务院秘书方枢拿这道命令让冯国璋盖印时,冯拒绝盖印。段祺瑞即派人对冯国璋软硬兼施进行疏通。冯考虑陆建章已死,自己要与段硬顶下去,恐怕也没好下场,只得盖印,将令发出。

受杀陆建章影响最大的当数冯玉祥。陆建章任第6镇协统时,冯玉祥在其手下当兵,因冯肯吃苦,作风朴实,作战勇敢,得到陆的好感,陆将内侄女嫁给冯玉祥,并逐步将冯提拔起来。冯玉祥发动滦州起义失败被捕,由于陆建章极力奔走营救,方幸免于难。陆建章任陕西督军时,冯玉祥也率部入陕,并由团长提升为旅长。

袁世凯称帝时,曾派冯玉祥入川与护国军作战,冯玉祥因反对袁称帝,不但不肯作战,反而两次派人与蔡锷联系,表示响应护国军,蔡锷让冯劝四川督军陈宦宣布独立,冯玉祥按蔡的意思对陈宦做了不少工作,终于使陈宦与袁世凯决裂。徐树铮虽然也是反袁称帝的,但他只支持段祺瑞,徐认为冯玉祥毕竟属于北洋系统,不应与护国军站到一起,从而觉得冯玉祥不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