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农历11月运势:孔夫子如何面对美女南子的诱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姐知道 时间:2019/11/21 05:19:02

孔夫子如何面对美女南子的诱惑?

  卫灵公夫人南子是宋国人,比卫灵公小三十来岁,是姿容美貌的绝代佳人。她年轻时生性淫荡,与宋国的公子朝私通。公子朝亦是英俊男子,他俩总是如胶似漆粘在一块儿,形同夫妇。后来,连宋国的国君也看不过去,认为他俩的行为过于伤风败俗,违背礼法,便将南子嫁到卫国。南子嫁给卫灵公后,很快就凭她的姿色独占后宫。使得卫灵公终日魂不守舍,荒废朝政,对她百依百顺。南子嫌卫灵公苍老体弱,又勾搭上他的宠臣弥子暇,还与另一宠臣公孙余假私通,这些人围在卫灵公身边,形成一股政治势力,他们恃宠弄权,胡作非为,秽声遍闻。卫灵公内惧南子,为讨她喜欢,居然又主动使人去宋国接来公子朝,与南子宫中相会。卫灵公不以为耻,可是,被立为世子的亲生儿子蒯聩却深恨此事,对有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母亲而感到痛心疾首,乃至恨极而泣。

  孔仲尼居卫国时已经听说南子的丑闻。春秋战国时期,社会道德沦丧,各国王宫内都有类似丑闻,又常常演变为颠覆政权的政治动乱,他真是看烦了看厌了。可未想到,忽一日,南子使人至蘧府,邀请孔夫子进宫与其相见,还说:“四方之君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愿见。”简直是激将法了,等于告诉孔仲尼:你假如不愿与南子相见,就是污辱了卫灵公。孔仲尼实在是左右为难。他思来想去,自个儿与众弟子们还要在卫国滞留较长一段时间,岂能得罪南子?他知道卫灵公对南子言听计从,得罪了南子就是得罪了卫灵公。

  不得已,他即刻答应了使者。

  次日,孔仲尼又登车入宫。南子居深宫内,以前孔仲尼拜见卫灵公,也只是进出前殿,未能尽览王宫的豪华壮丽,重宫复室,朱栏华栋,明廊曲道,丹楹刻桷,宫院广为栽植奇花异草,节令已近深秋,依然烂如锦绣。花园里还筑有高台,建成亭榭,可登高远眺,观赏四方景物。孔仲尼想起楚灵王为炫耀自己的财富,曾经大兴土木,建有章华宫,广袤四十里。晋平公欲与其比试,也起造宫室,虽然不如楚宫广阔,精美则有过之无不及。于是,诸侯争相攀比,花费金银财宝都用在大兴土木上。而卫国不是大国,财力有限,竟然也将宫室修筑得如此奢侈,由此可见卫灵公为政失德,必会惹起民怨啊!

  宫人引孔仲尼来到南子后住的宫室前,他依照当时的礼俗在门口先脱下鞋子--屦,又脱下袜子。因为室内铺满筵,犹如地毯,为保持清洁美观,免将鞋上污泥带入室内,这成了一种礼节,甚至是臣下表示对君王尊重的礼仪。一次,卫侯请诸大夫饮酒,一位大夫患脚病未脱袜子,惹得卫侯大怒,声言:“必断尔足!”即使大家为那人辩解,卫侯仍以为不可。

  孔仲尼赤足入室,垂首低头,依礼节两手提裳之前,即徐徐向席的下角方位自下而升,北面稽首。室内光线暗淡,一片寂静,仲尼莫名其妙有些惶恐,抬眼一瞥,却见朦胧昏暗中南子坐在细葛布帷帐中,只听叮叮当当身上的玉环珠宝一阵作响,似乎她在帷帐里也向孔仲尼施礼。随后,里面传来细微又沙嗄的声音:“夫子请坐。”

  孔仲尼盘腿而坐,注视着薄细葛布帷帐里那个淡黑色身影,还有摇曳的长发。她在里面并不说话,隐约可听到她的呼吸声。仲尼内心慌乱,一阵晕眩使他两眼昏花,额头甚至沁出一片冷汗,喉咙发紧,又等一会儿,南子仍然无语,却见淡淡的黑影在迷雾似的帷帐中晃荡,一只手捧腮,另一只手掠着长发。

  飘来一股郁腹芬芳的淡香味。孔仲尼此时已经陷入某种恍惚迷离状态,一股微妙的麻痹感贯穿他的全身,仿佛瘫软了,手足无力动弹,他的舌头也发硬发粘,只是不住干咽唾液。他的脑袋此时出现形形色色幻景,一个又一个淫荡的裸女跳跃舞蹈,像蛇似的企图缠住他,头发像波浪冲击着他。孔仲尼立即闭拢了眼睛,屏息强自镇定片刻。他立刻想到,总不能老是这样沉默下去吧,应该说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