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 土狼卡组:幽默应用篇1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姐知道 时间:2020/05/30 12:13:02

十一、答记者问的幽默

  幽默对答是成功地答记者问的一个重要方式。特别是对于难以正面回答的问题,幽默语言更能发挥它神奇的效力。

1、以幽默应答表现良好的风度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也是一个世界公认的杰出政治家和外交家,素以擅长外交辞令著称。
  一次,基辛格随尼克松总统动身前往莫斯科,途中经过维也纳。在那里,基辛格就即将开始的美苏首脑会谈问题,举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纽约时报》记者马克斯弗兰克尔提出一个所谓“程序性问题”:
  “到时,你是打算点点滴滴地宣布呢,还是来个倾盆大雨,成批地发表协定呢?”
  基辛格从不放过任何讥讽《纽约时报》的机会,此时他风趣地答道:
  “我明白了,你看马克斯同他的报纸一样多么公正啊,他要我们在倾盆大雨和点点滴滴之间任选一个,所以无论我们怎么办,总是坏透了”。
  他略微停顿一下,然后一字一板地说:
  “我们打算点点滴滴地发表成批声明。”
  全场顿时哄堂大笑。
  基辛格的这一对答显示出他的高超的语言运用能力和幽默洒脱的政治家风度,他没有被动地被记者牵着鼻子走,而是机智果断地打乱问话的思路,将主动权握在 自己手中,做出一个令人钦佩的绝妙答复。“点点滴滴地发表成批声明”遂成为基辛格的一句名言。

2、幽默地对付攻击性的提问

  有时候记者提一些非常敏感、令人难堪的问题,甚至有的记者不怀好意或带有明显的偏见,问题具有攻击性、挑衅性,在这种情况下被采访者不能气急败坏或恼羞成怒,而应使用幽默语言钝化瓦解其攻击,或将对方攻击的矛头移向别处,机敏而轻松地做出保护自己的回答。
  20世纪50年代,一个美国记者在采访周恩来时, 看到总理桌上有一支美国派克钢笔,就以讥讽的口气问:“请问总理阁下,你们堂堂中国人,为何要用我国生产的钢笔?”
  周总理听了一笑:“提起这支钢笔嘛,话就长了。这是一位朝鲜朋友的抗美战利品,作为礼物赠给我的。朋友嘛,留下做个纪念吧,我一想觉得很有意义,就收下了。”
  那位美国记者听了十分尴尬。他本想借钢笔为难一下总理,挖苦一下中国人,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被总理轻轻一拨,讽刺的矛头就转向了自己这边。
  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周恩来介绍了我国经济建设的成就以及我国的对外方针之后,请记者们提问题。
  一位西方记者急不可耐地站起来,不怀好意地问:“请问总理先生,中国可有妓女?”
  总理面对这一突然提出的问题,坦然自若,他盯着这位记者,正色回答:“有。”
  这一问一答,立刻引起全场的骚动。
  总理紧接着说:“在中国的台湾省。”
  这一对答充分体现出总理机敏的应变能力和杰出的外交才能。那位记者问话里的“中国”显然是指中国大陆,如果总理回答“没有”,那只是做被动的辩解,而且容易落入对方的圈套。而总理立刻突破问话的思路,做了对方意想不到的回答,然后趁机再次申明中国对台湾归属问题的立场,就使记者处于完全被动的地位,无缝可钻。

3、婉转回答令人为难的问题

  有的问题很难正面回答,或者由于某种原因,不能直白地告诉对方,可采取委婉含蓄的回答方式,巧妙地选取一个角度,或从一个侧面入手,用大题化小、以偏概全的方法,做灵活别致的答复。
  巩俐因在电影《红高粱》中饰演女主角而一炮打响,因此在香港《红高粱》首映式上,记者纷纷采访她。一位香港记者问道:“你对自己相貌如何评价?”
  巩俐笑一笑,回答说:“我觉得我的牙齿很漂亮,因为它不整齐而与众不同嘛。”
  自己评价自己的相貌,这是很让人为难的事。巩俐巧妙避开了问话的锋芒,不作正面的回答,而只是选择了一点——牙齿,说了一句很讨人喜爱的话,这就比直接夸耀自己如何漂亮聪明得多。确实,巩俐相貌的出众,不在于五官长得标准,而在于她长得有特色、能出戏,特别是那一口小虎牙,更是别具一格。

4、把球踢给记者

  有些问题,可以不用自己解答,而反过来问记者一个问题,化被动为主动,将球踢给对方,让记者自己悟出答案。这种解答方式说服力很强。
  英国一家电视台采访我国青年作家梁晓声,现场拍摄电视采访节目。采访进行一段时间后,记者说:“下一个问题,希望你做到毫不迟疑地用最简单的一两个字,如‘是’或‘否’来回答。”梁晓声点头认可。
  记者马上将话筒伸到梁晓声嘴边,问:“没有文化大革命,可能也不会产生你们这一代青年作家,那么文化大革命在你看来究竟是好是坏?”
  梁晓声略为一愣,立刻反问:“没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没有以反映第二次世界大战而闻名的作家,那么您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好是坏?”
  记者试图将梁晓声置于自我矛盾的境地之中,而文化大革命与作家的关系又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的。梁晓声机敏地反问他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看法,实际上也就很好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八一电影制片厂特型演员古月,因多次在银幕上成功地扮演毛泽东而闻名。1984年,在一次演出后,他接受了一批记者的采访。有一位外国记者问:“‘文革’给中国带来了重大损失,这会不会影响毛泽东的形象?”
  古月沉思片刻,反问那位记者:“你觉得维纳斯美吗?”
  “美,很美。”旁边另一位记者不假思索地说,语气中还带几分自豪感。
  “维纳斯的胳膊都断了,难道还算得上美吗?”
  “虽然断了胳膊,但这并不影响维纳斯的整体美。”
  古月立刻接上去说:“对。你们的话已经回答了这位记者的问题。”
  古月采用反问的方式,用打比方来说明,让西方记者自己说出答案,比正面回答要有力得多。

5、对涉及机密的问题巧予闪避或做无效回答

  有时记者提出的问题涉及国家、组织的机密,或由于某种原因不能透露给记者,但又不能对记者置之不理,如果简单地对记者说:“无可奉告”或“这个问题我不能告诉你”,则显得生硬,会使提问者感到失望或不快。
  这时,答问者可以运用幽默语言,机智地避开正面回答,用偷换概念的方法,给以牛头不对马嘴的答复,这就是“巧予闪避”。或者用没有任何信息量的话搪塞一下,表面回答了记者的问题,实际上没有说出任何实质性内容,说了等于没说,这就是“无效回答”。这样,记者虽然从答话里没有获得什么信息,但是在轻松一笑的同时,避免了难堪,获得了心理上的满足,双方仍保持着愉快的问答关系。
  1990年9月23日,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在北京举行记者招待会,一位记者问:“请您用数字来说明中国2000年奥运会举办的可能性。”萨马兰奇说:“北京是否成为2000年奥运会的有力竞争者,首先取决于亚运会是否成功。开幕式开始了,就等于成功了一半。昨天我看了开幕式,可以打10分。”
  另一位记者问:“几个竞争举办2000年奥运会的城市中,您会投谁的票?”
  萨马兰奇回答:“这个问题很好回答,自我当主席的那一天起,我就不参加投票了。”
  对第一个问题,萨马兰奇含蓄而得体地做了正面回答。对于第二个问题,他巧妙地回避了记者的提问,对这个过于敏感的问题不予答复。“投谁的票”,在记者那里意思是:“支持、赞成谁”,而萨马兰奇有意曲解原义,在回答中把问题岔开了。
  我国足球队前任教练高丰文,有一次率队与香港队比赛。赛前,香港记者想刺探“军情”,在采访高丰文时问:“你将怎样对待香港队惯用的打法?”
  高丰文镇静地反问道:“你说香港队的惯用打法是什么?”
  记者冷不防被问住了,只得被动地说:“大概是防守反击吧。”
  高丰文说:“我不是郭家明(香港队教练),我不知道他如何布阵。但不管香港队怎样变化,我们都一样准备。”
  足球队的打法在赛前是不能公开的。高丰文以不知香港队的打法为由,巧妙避开了正面回答,虽然答了两句,但并没透露给记者什么,属无效回答。
  大陆实业家王光英飞赴香港创办光大实业公司时,受到各方重视,一下飞机就有记者来采访他。一位香港记者问道:“你带了多少钱来?”
  这个问题不便回答。王光英见发问者是位女士,就说:“对女士不能问岁数,对男士不能问钱数。小姐,你说对吗?”女记者一笑,也就罢了。
  王光英以幽默语言轻松地避开了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