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星号0.71mod:支书贪污受贿2000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姐知道 时间:2019/11/15 18:19:42

郑州一村支书贪污受贿2000万 称“要养小老婆”

2012-02-06 14:05:01 http://www.gmw.cn 来源:华声在线 
 趁政府安置拆迁村民之机,安置土地成了他的牟利之源,他先后贪污、受贿2000余万元。而他在归案后告诉检察机关,他觉得自己为村民做了不少事儿,应该有点回报才这样做——他就是今年57岁的阎海明,曾任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齐礼阎村支书。(2012年2月2日《检察日报》)

  读这样的报道,确实令人咋舌。毕竟阎海明只是一个村支书,“芝麻村官”而已,竟然能够先后贪污、受贿2000余万元,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恐怕都会让一些县处级贪官自愧不如。

  那么,阎海明又是怎么样把2000余万元收进腰包的呢?方法也很简单,阎海明自1985年9月起在该村任职村主任、书记长达25年之久,在村里工作时间长,树立了一定的威信,加之村级管理体制不够健全、监督不够,造成其大权独揽,把村集体领导变成了个人说了算,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别人只能瞪眼瞧着。

  由此可见,正像阿克顿勋爵的一句名言所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话虽说得有些“绝对”,但也颇有些道理。一个“芝麻村官”之所以如此张狂,就源于权力难受制约。正所谓“官不在大,有权则灵”,在较少受到制约的环境中,“芝麻村官”的小小权力就被无限放大,以至“芝麻村官”屡屡出现“我就是皇帝”的政治疯狂症,更常见的则是上演“老鼠吞天”的财富积累疯狂症。

  由此,也让我想起了孟德斯鸠的一句名言:“一条万古不易的政治经验是,握有权力的人容易滥用权力,直到遇到某种外在限制为止”。在我国,村官是村民为实现自治而推选出来的公共管理者。他们虽然是农村最底层的官,却掌握着村里的“生杀大权”,大事、小事、“鸡毛事”,事事离不了“村官”的作用。老百姓常说的“村官不算官,硬扛半边天。”,就是对村官威力的最形象的诠释。

  特别是近年来,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壮大,在一定程度上,也给村官产生腐败提供了温床,村官的腐败方式也有所“创新”,主要有贪占、截留、私分、虚报冒领救灾、抢险、扶贫、防汛、土地和工程补偿款等,他们肆意弄权,“狮子大开口”,直接侵害农民群众的切身利益,造成基层政权组织与群众间关系紧张,对构建和谐社会、建设新农村所带来的危害性不可轻视。有反腐专家认为,农村基层腐败其危害之大、群众影响之恶劣,与一些大贪巨贪相比毫不逊色。而更值得注意的是,村官腐败不光是经济犯罪,还包括拉帮结派、涉黑涉恶;财物贿赂,操纵选举;玩忽职守,生活糜烂等等。阎海明买房买车为“红颜”就是例证。

  如此说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需要好的发展环境,更需要廉洁的村务管理环境。村官的权力概念已与往昔大不相同,村官手中掌控的资源完全可以把他们塑造成为“巨贪”。因而,遏止“芝麻村官”屡爆“惊天大案”,必须多管齐下。一是要继续加强对村干部的教育,设立“高压线”、“防火墙”,给村官们套上一道有形的“紧箍咒”;二是要加大村务公开的力度,接受党内外、群众和舆论监督,从源头上减少涉农职务犯罪的滋生。三是要充分发挥各乡镇纪检、监察、审计、会计、等部门的协调配合作用,加大查处打击力度,以查办案件的实际行动震慑农村职务犯罪分子。唯此,才能让腐败远离农村,远离村官。(林伟)

  村官索贿2000万 自称“要养小老婆”

  今年57岁的阎海明曾任郑州市二七区齐礼阎村党支部书记。此人涉嫌趁着村子拆迁改造之机,贪污受贿2000余万元,近日在法院受审。阎海明频频向老板伸手索要贿赂,理由是“要养小老婆”。在归案后,他对检察官说,自己为村民做了不少事,应该有点回报。近日郑州市中院已经开庭审理此案。

  卖公司 有好处

  800万勾起“馋虫”

  今年57岁的阎海明曾任郑州市二七区齐礼阎村党支部书记。2000年左右,郑州市政府为了安置齐礼阎村的拆迁村民,按照优惠政策给了齐礼阎村近240亩土地。于是该村成立了金汇房地产公司,着手对240亩土地进行开发建设,以安置村民。村支书阎海明理所当然地变成董事长。

  2003年2月,阎海明的朋友张程鹏带着某房地产公司总经理赵某来找阎海明。赵某表示,愿与金汇公司合作开发240亩土地。阎海明考虑到金汇公司力量弱小,无法单独完成开发,就同意了。

  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合作开发无法进行,赵某又向阎海明提出,将金汇公司的股权转让给自己。阎海明也同意。双方商定全部股权的转让价为1.5亿元。

  谈妥后,张程鹏对赵某说,公司转让的事儿办完了,我和阎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你们有什么表示?赵某说:“你们个人的事好办,我请示公司领导给你们两人弄800万元。”阎海明和张程鹏一听,都欣喜若狂。

  然而半个月后,赵某被调往外地工作,其公司准备另派他人接手。阎海明担心自己的利益落空,便将公司转让的事情搁置下来。

  有“好处”就合作

  巨额贿赂纳入囊中

  金汇公司股权转让一事告吹的消息,很快传到河南某置业公司负责人郭江的耳朵里。郭江主动找到阎海明,提出想买下金汇公司,并承诺给予更优惠的条件。经过谈判,置业公司除了支付1.5亿元股权转让费,还额外给齐礼阎村5500平方米门面房。阎海明、张程鹏向郭江提出:“此前我们与某地产公司谈判时,对方同意私下里给我们800万元好处费,你们公司怎么表示呢?”郭江说:“他们同意给800万元好处费,我们公司也给你们800万元好处费。”阎、张二人欣然同意。

  拿到钱后,阎、张二人和阎的情妇程红将这笔赃款与其他款项合在一起,投资成立银泉置业公司,让张程鹏担任董事长。张程鹏悄悄将郭江给的800万元“好处费”转到一家咨询公司账上,然后陆续将800万元取出,准备挪作他用。
 贪巨款 买股票

  朋友卖掉股票玩失踪

  金汇公司被转让后,在清理公司账目时,公司法律顾问发现账上还有800万元赢利款,于是与张程鹏一起来找阎海明,对阎海明说:“公司虽然卖了,但还完贷款及其他债务,账上还剩800万元。我们为金汇公司辛苦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得到什么实惠,这800万元我们可以取出来自己花。”

  张程鹏建议以“退还集资款”的名义,将钱取出来,三个人分掉。

  阎海明依计找来公司会计,将800万元取出来交给张程鹏和法律顾问。随后,他们将此800万元私分,其中法律顾问分了100万元。

  之后,张程鹏告诉阎海明,郑州市某单位的1000万股交通银行股票已经多次流拍,可以买下来。于是,阎海明和张程鹏就拿出郭江给的800万元“好处费”和贪污金汇公司的几百万元,买下1000万股交通银行股票。

  案发后,张程鹏逃亡到海外,交通银行股票上市后已经翻了数番,也被他卖掉,款项占为己有。

  大肆捞 索贿赂

  村官自称“要养小老婆”

  据阎海明交代,他这样疯狂贪污受贿,都是为了一个女人程红。

  2001年底,阎海明参加一个亲戚在酒店举行的婚礼,在婚宴上认识了在该酒店上班的程红。此后,阎海明又去过酒店几次,与程红互留联系方式。程红得知阎海明是齐礼阎村党支部书记,经济条件不错,就主动联系他。

  2002年“五一”前后,程红主动打电话约阎海明在酒店见面。吃饭过程中,程红提出,晚上不想回家了,阎海明便在酒店开了房。饭后,两人第一次发生性关系。

  2002年8月,程红发现自己怀孕了,便告诉阎海明。阎海明起初不想要这个孩子,但后来到医院做检查时,发现是个男孩,就不再坚持。

  程红怀孕后,多次要阎海明给自己买套房子。阎海明便掏出40万元购买了一套复式房,并出资30万元进行装修。程红经常给阎海明灌输这样的思想:要为孩子的将来考虑,多为孩子提供一些“资产保障”。阎海明深以为然,开始大肆捞钱。

  孩子逐渐长大,带着出门不方便,程红又向阎海明提出买车的要求。2008年1月,阎海明向郭江“借”来20万元,给她买了一辆丰田卡罗拉轿车。

  2007年四五月份,阎海明找郭江闲聊时,告诉郭江,自己在外面有个小老婆(程红),一直没有工作,并且还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为了养活这娘俩,请郭江在其开发的项目中给他300平方米门面房用来出租,也好有个收入养活他们。郭江此前曾经见过程红,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就同意了。

  2008年年底,郭江的置业公司为这6间门面房办好了房产证,并将房产证交给了程红。